“这是怎么回事?太阳还没有下山小姐就已经睡着了?”雀儿走到陆小千旁边,轻轻地摇晃她,“小姐别睡了,难得人家可以偷偷溜出来一回,你就醒来陪陪人家嘛。”

“庄主夫人,王妃她不是睡着了,而是昏迷不醒。”小鱼说。

“什么?又中毒了?”雀儿的心情一下就跌倒谷底,“你们都是怎么照顾小姐的?为什么每一次出事的人都是她?”雀儿用力地踢了倒了一张椅子,“该死的慕容礼!小姐每一次遇到什么不测都是因为他,既然保护不了小姐就不要娶她呀,现在出事儿了他躲在皇宫算什么男人呀!”

雀儿越骂越起劲,她把慕容礼骂完就轮到骂婢女,骂完婢女就把目标锁定古迟,“我说你这个老头,大家都叫你神医,为什么你自己的徒弟也医不好?你别跟我说这毒来自西域,你不会解!”

“不是西域,是北沙国的。”古迟被雀儿这样骂也默默接受,毕竟是他救不醒陆小千。

“管它是哪里的,你就一庸医,浪得虚名!难不成你这次还要派人去北沙找一棵臭草回来才能把小姐熏醒呀。”

被雀儿这么一骂算是骂醒了,古迟狠狠地敲了自己的脑袋一下,他怎么就没想到呢?现在陆小千的情形跟上次的很相似,说不定那棵奇臭无比的地狱花能够派得上用场。

“喂,老头你这算哪样?骂你两句就跑,你给我回来,我还没有骂完呢!”

“我现在没空,等我回来再给你骂吧。”

地狱花那股浓烈的臭味实在令人抓狂,古迟差掉就因为受不了那种气味而把它丢掉,后来想想它来之不易,说不定以后会有用得着的地方,于是他用五层布把它包裹得严严实实,然后再用三个箱子一个个把它给装起来,装好了还在箱子上面裹了一层蜡,再埋到土中。

古迟拿了一块布把绑在脸上,好捂住鼻子,他叫了几个下人跟他一起拿着锄头去挖。

“神医,我们这是要挖什么呀?还要用布来捂住脸。”

“挖一个宝贝,别问这么多了,快点挖吧。”古迟现在还有点后悔当初居然把地狱花埋藏得那么深,现在挖起来可费劲了。

听到是挖宝贝,那几个下人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可卖力了,不一会儿就有人大叫,“有了,有了,是不是一个箱子?”

“没错!你们小心一点。”

“好的,好的。”下人纷纷丢下锄头,用手来把泥趴开,那棵被埋藏在地下的神奇植物终于可以重见天日。

“这是什么宝贝呀,可以让我们见识一下吗?”其中一个下人问。

“可以呀,不过你们打开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千万别弄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现在古迟已经隐约闻到了一股臭味,现在有人愿意替他打开箱子,他求之不得呢。

几个下人拿来火把,小心翼翼地把裹在箱子上面的蜡融化了,再慢慢地把箱子打开。打开箱子之后,他们发现还有一个箱子装着,就更加确定里面的是什么绝世珍宝,就很迅速地打开第二、第三个箱子,打开第三个箱子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受不了那股臭味,可是这毫不妨碍他们要看宝物的决心。

“行了行了,千万别打开,跟我来,那东西要去到丫头旁边才能开。”古迟想了想,这里离陆小千的房间有一段距离,要是现在裹在上面的布给打开了,根本就不会有人帮他拿过去,这一段路岂不是一条地狱之路。

“好,好。”

众人快步走到陆小千的房间,雀儿身怀六甲,妊辰反应特别厉害,才一闻到地狱花的味道,胃里面的东西就开始翻腾,她跑出去扶着走廊的柱子狂吐起来。

当他们一层层打开裹在地狱花上面的布,看到的不是什么稀世珍宝,而是一团已经干枯的植物,要命的是它散发出来的味道,简直令人窒息!

他们实在忍受不了那种要命的臭味,几个男人被熏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们丢下地狱花就不要命地往外跑。

“怎么样,怎么样?丫头有没有醒过来?”古迟抓住其中一个问。

那男人一只手捂住嘴巴,一只手对古迟挥挥手。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倒是说个话呀。”

“噗——”家丁忍不住,呕吐物喷射而出,要不是古迟动作快,他肯定全身都是了。

“算了算了,还是我自己去看看。”古迟才走进房间,那棵已经枯萎的地狱花连同包裹它的布刚好落到他的脸上,而对他投放生化武器的人正是陆小千!看到陆小千醒来了,古迟顾不上脸上的臭东西,高兴地向陆小千跑去。

“站住,你别过来!”看到臭气熏天的古迟朝自己走过来,陆小千吓得连忙后退。

“小千,你感觉怎么样?”

“想吐!”不行不行,房间里面的每一个角落都洋溢着强烈的臭味,陆小千最后选择夺门而出。

“小姐,你醒啦!”在一旁才把胃里面的东西都吐出来的雀儿看到陆小千,可高兴了。

“走,别在这里。”陆小千拉雀儿直接往花园那边跑去。

“嗯嗯。”雀儿猛点头,她现在可得意了,陆小千能够醒过来,她可算是大功臣呢。

“你这丫头,今天什么风把你吹过来?我不上山庄看你,你都不会来看我的。”到了花园,呼吸着清新的空气,陆小千就开始抱怨雀儿。

“要不是我被上官逸禁足了,我也不会这么久不来看你。你还好意思说我,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听说王爷要娶邻国的公主,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哎呀,我还真差点把这事给忘了,今天几号?”

“初一。”

“那明天就是成亲的日子了,王爷呢?”陆小千问跟着跑过来的小青。

“王爷早就跟桂公公一同进宫了。”

“进宫?皇上找王爷?”

“不是,王爷今天醒来非要把公主给杀了,桂公公和祁佑两人劝了好久才阻止到他,后来王爷便决定请皇上来定夺这件事。”

“我马上进宫找他!小青你去叫人把我的叉六牵过来,我去换套衣服。”

“小姐我怎么办?我偷偷溜出来找你都没有吃晚饭,而且刚刚把肚子里面剩下的一点点食物都吐光了。”雀儿可怜兮兮地说,“人家现在是孕妇,不能饿的。”

“等我回来,我会给你好好做吃的。”陆小千喊来小鱼,让小鱼去吩咐厨房给雀儿做吃的。

“小姐,你不能这样对我,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才能逃出来吗?万一上官逸来了,我就要跟他回去了。小姐,你就忍心这样对我吗?先给我弄吃的再去皇宫好不好?”

“不好!”

一道冷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雀儿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怎么一说曹操曹操就到。

“庄主,你是知道我没吃东西,来接我去吃饭的吗?”雀儿立马讨好地问。

“都叫了你别乱跑你就是不听,今天就好好饿一下你。”上官逸一回到山庄发现雀儿不见了,他马上跑来王爷府。

雀儿蹲在地上,对着自己的肚子说:“宝宝你听见了吗?是你爹爹不让我吃饭,你饿了别怪娘亲,怪你爹爹好了。”

“好了,好了,你想去哪里吃,就去哪里吃吧。”看到雀儿这个样子,上官逸哪里还忍心不给她吃东西,他这辈子就栽在雀儿手中了。

“可是人家只想吃小姐做的菜。”雀儿可怜巴巴地看着陆小千。

“去一品轩吧,那里的铁板烧做得跟我的味道差不多。”既然雀儿有上官逸照顾,陆小千也就放心了,她骑着叉六向皇宫飞快地跑去。

当慕容礼听到说陆小千在门外求见的时候,他多害怕是自己听错。

“小千?小千醒了?”慕容礼激动地说。

“是呀,你的小千来找你了。”萧玉仪终于放心心头大石。

慕容礼站起来往门口走去,可是才迈开了几步,他就停下来了,因为他害怕现在这个样子会把她吓坏。最终他还是走到屏风后,躲了起来。

“参见皇上、皇后娘娘,我家王爷呢?”陆小千连最基本的行礼也只行了一半,就直直向慕容仁要人。

“不知道!”慕容仁对于陆小千的无礼很不满,所以就故意不告诉她慕容礼就在屏风后面。

“坏人!”陆小千对慕容仁的印象向来不好,她才不相信他的鬼话呢,“亲爱的皇后娘娘,请问我家王爷在哪里?”陆小千跟萧玉仪说话的态度简直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这让让慕容仁觉得很没有面子。

萧玉仪笑了笑,没有说话,她轻轻地指了一下屏风。

陆小千会意地点点头,轻轻地走到屏风后面,看到满头白发的慕容礼,她直直扑过去,慕容礼根本没想到陆小千会这么做,没有站稳,就这样华丽丽被陆小千扑倒在地上。

“王爷对不起,让你受累了。”陆小千轻轻地抚摸着慕容礼的脸颊,在她昏迷的这段日子里,他真的瘦了很多,而且还因为她一夜白发,“我会去会做很多很多好吃的给你,我要把你养得肥肥胖胖的,这样就不会有其他女人垂涎你的美色了。”

“皇上还在呢,快起来。”

“管她呢。”陆小千不但没有从慕容礼身上爬起来,反而低下头疯狂地吻住了慕容礼的嘴。

“咳咳——”从慕容仁的角度可是能够清楚看到屏风后面的两个人在做什么,“谈情说爱的事情你们回去再继续吧,现在是不是应该来谈一谈正事?”

陆小千慢慢从慕容礼身上爬起来,她擦了擦口水,狠狠地盯着慕容仁,是要好好跟他谈一谈“正事”。

“请问皇上在怎么处置曼莎华和耶律承恩?”

“你是受害者,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慕容仁反过来问陆小千。

“受害者不是我,我只不过是睡了一个比较长的觉而已。”

“那你认为谁才是受害者呢?”

“第一个受害者是慕容礼,你无缘无故硬要给他一个女人,结果害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你身为王爷的亲哥哥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不心疼吗?拜托,你不要的女人不要随便硬塞给别人,难道你不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

慕容仁想反驳,可是陆小千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他只张开嘴,陆小千就伸出手,阻止他说话,“别说话,我还没说完呢。第二个受害者是前丞相任枫,皇上是不是应该替任枫的死主持公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是不是又应该判耶律承恩死刑呢?真的砍了耶律承恩,这又会不会挑起两国的纷争呢?”

陆小千的话令慕容仁陷入沉思,她说的没错,曼莎华和耶律承恩两人身份特殊,定罪不是,不定罪也不是。

“那小千你认为如何是好?”萧玉仪知道慕容仁拉不下面子来询问陆小千,于是善解人意的她开口了。

“很简单,两国的和平相处并不是由一个女人来决定,两国在签订一份公平条约,用石碑雕刻出来,树立在两国交界之处,让两国的人民都知道这些条约,谁先进犯,谁便是千古罪人,而耶律承恩和曼莎华就送他们回去,让他们的国王来处置。”

“好,这个办法好!”慕容仁忍不住拍手叫好。

“那剩下的就交给皇上您了,小的告退。”陆小千才不要管那些所谓的国家大事,她只是区区一个弱女子,只要她身边的人都安好就行。她拉着慕容礼离开,趁时间还不是很晚,她要慕容礼去一品轩跟雀儿他们汇合,他们四人很久没有坐在一起了。

离开皇宫,慕容礼和陆小千两人坐上叉六,向一品轩出发。

陆小千在后面紧紧地抱住慕容礼,脸紧贴着他的背,细细聆听他的心跳声,这一刻她感觉好幸福。

“小千……我的头发是不是把你吓坏了?”慕容礼感受到陆小千抱得很紧,以为她是害怕。

“傻瓜,你这头银发帅呆了,我爱不释手呢,我抱得紧就是怕在路上有女人对你有邪念,我抱紧一点宣示主权呀。”

陆小千的话,令慕容礼感觉到很安心,他知道他们会很幸福地走下去……

完!

如果觉得二嫁,王爷有礼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