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问,反而把JESSY给问懵了。

他脸色变的难看起来,一把揪住她R房,“说,我还想知道,你是怎么到我房间来的。?还有她,为什么?”

JESSY一指另外一个女人,一脸的怒气。他有个不妙的感觉。似乎,自己被人开唰了。

“不要,不是这样的,主人,你扣我说。昨天晚上,我把那位袁啸天先生扶到房间里面,他就让我陪他睡觉。我知道,你的意思就是让我全心全力的陪着他的。是以,我听话的上了床。然后,在和他接吻后,我就不知道以后的事情了。一个晚上,我只知道,我和一个男人,在不停的交-媾着。我以为……是被那个男人那个了。想不到,是主人你。呜……主人,我好感动,你还是舍不得我的!”

安娜。杜卡尔奇一把抱住JESSY,一脸的涕泪。

这样一来,到让JESSY有些难受了。看来,这一切,只不过是袁啸天那贼子搞了鬼。

不知道他在什么时候对自己下了药,才会让自己迷的神魂颠倒的。最终和二女发生了混乱的关系。

他的目的——

“JESSY,你相信不?我不会上你结婚的!”

一想到袁啸天这句臭屁的话,JESSY的脸色,就为的极其的难看。他,目标是不让自己和慕容凌雪结婚。

“SHIT,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这个该死的。”JESSY一声曝吼后,就捞起衣服往外面冲去。

他要去补救,他不可以失去他心里的女神。

一知道慕容凌雪就是当年的S。安娜。杜卡尔奇安娜。杜卡尔奇后,他就下了死心,一定要得到她!!

这都到了关键时刻了,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的失败的。

“慕容凌雪,雪儿,亲爱的……宝贝儿……”一出了门,JESSY就大声的嚷嚷着。

应声走来的仆人,赶紧上前禀报,“老爷,昨天晚上夫人看了一个晚上的电视剧,估计现在还在睡觉吧。要不要我去把她叫醒?”

“啊,不用了,就这样吧!”JESSY乐了,看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慕容凌雪并不知道。看来,昨天自己走的后门,是英明的。

挥退仆人后,JESSY笑呵呵的往屋里面去。

轻手轻脚的往屋里去,看着床上那个睡的香香的女人,JESSY的脸上全是幸福的笑容。

睡的红朴朴的慕容凌雪,发丝有些凌乱,JESSY伸手,去替她拂晓面前的头发。

手指碰触到她光滑的肌肤,JESSY的心里一阵的荡漾。

不得不说,他泡的女人也不算少的,但,象慕容凌雪这样的皮肤,真的极少。

这个女人,细看,越看越有味,她就是上天赠给自己的宠儿。

和这样的女人呆在一起一辈子,应该,不会觉得枯躁的。

俯身,想要在她脸上印上一吻。

“JESSY,你在干嘛?”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就象是做贼心虚的人一样,JESSY赶紧起身。

正色,一本正经的回身,他看向身后的袁啸天,挑眉,有些不悦的哼哧,“我说,你悄悄的跑我身后来干嘛?我进我未婚妻的房间,干你鸟事?滚!”怕吵着慕容凌雪,是以JESSY还是压低了声音的。

袁啸天勾勾小手指,一脸的欠揍样儿,“出来,我有事情要问你。”

看袁啸天的样子,似乎,他到是有一肚子的火气。

“你说说我昨天晚上怎么会和俩个女人在一起?”一出了房间门,JESSY就大声的嚷嚷起来。

他越想越气,这个居心叵测的家伙,居然想破坏他JESSY的幸福。这样的事情,怎么也不可以容忍的。

“我说,JESSY你无聊不?昨天晚上明明是你风流快活了,你还来赖我?我还想问你呢,你为什么会让你的女仆在我的酒里面下药?别和我说你不知道这件事情,昨天她手指缝里面的东西,可是被我弄了出来的。这里,有最新的化验单。你要不要睁开眼睛看看?”

袁啸天把一张化验单扔到JESSY面前,一脸的气愤加恼怒。

JESSY呆了。这个,下药的事情,他确实是做过的。是以,现在袁啸天这样找上门来指责他的不地道。JESSY还真的找不出更好的借口来推脱了。

“我,不知道,这一切肯定是那个小女仆干的。”JESSY想了半天后,只能把事情推托到安娜。杜卡尔奇的身上去。

“哦,这样的呀……算了,看来你也是真的不知道。不过,你那个小女仆,我不想再看见她。”袁啸天今天,似乎有点好说话,居然只是狐疑的看了一眼JESSY后,就说出了让JESSY松口气的话来。

等到袁啸天消失后,JESSY才有些反应过。这件事情,从头至尾,这个,貌似就不应该是袁啸天来找自己的岔儿吧?可是,谁来告诉他,这件事情……他……郁闷加气结,JESSY只能吃下这一个闷果子。

“袁啸天,我会找回来的。反正,你爱的女人,即将成我的老婆,所以最终的赢家,还是我JESSY!”想到这,JESSY笑了,非常得瑟的笑了。

婚礼,在五天后如常举行。这一段时间,慕容凌雪一点异常的反应也没有。照样同JESSY亲密无间的谈情说爱。当然,这所谓的亲密无间,自然是没有进一步的男女间的关系滴。

就算是以前的吻,也只停留在表面上。

而慕容子俊,当然是天天和电脑上那个小黑客一起死拼到底。

俩人时输时赢,到目前为止,似乎,仍然是慕容子俊略输一局。这样的情况,更加的激发了慕容子俊的好胜心。

他发誓,自己一年不能打败那个黑客,那他就三年,五年,十年,总有一天,他相信自己会搞定那个可恶的家伙的。

就是凭着这样的毅力,慕容子俊的黑人技术,那是如潮一样的狂涨着。

至于袁啸天,他过的悠哉的很,时不时的,去撩拨一下慕容凌雪。间或的,又去逗弄一下JESSY。

那样子,就跟他只是来这里短暂的度假一样。

这样的他,有时候让JESSY极度的恼火,有时候又开心不已。不为别的,只因为,那个家伙在慕容凌雪的面前,总是一幅吃瘪的样子。

每次看见袁啸天那幅想发火却又发不出来,想要尖叫,却不敢尖叫的大便样儿……JESSY乐啊。

他在袁啸天的手里吃过好几次亏,这能收拾了的人,除了慕容凌雪,似乎,别的人,没有一个能让他吃亏的。

日子,就在几个人复杂而诡谲的生活中,来到了婚礼的这一天。

这一天,从半空中不断的有热汽球飞来。

各色恐怖,黑暗组织的人员,都前来为这位老大驾喜。

而新郎官JESSY,一脸的春风得意。他看着还围绕着慕容凌雪的袁啸天,眼里的笑意更浓。

今天的新娘子非常的漂亮,就因为这样,所以袁啸天就一起的围绕站她在打着转转。

可惜,就算是今天了,慕容凌雪对他也是爱理不理的。

“小子,你还是去一边儿哭去吧,别在这儿丢人现眼的。今天来的显赫人物,可是很多的。”JESSY上前“好心”的劝戒着袁啸天。

“不错,今天来的显赫人物,确实够多的。不过,我想我不会是那个只知道哭泣的男人,那种事情,是导懦弱的人才会干的。”袁啸天一脸的张扬,抬头,晃悠着往慕容子俊那边去了。

“涩,就算到现在了,你小子也在装逼。你就看吧,我不相信了,你还能挺到最后去。”JESSY一脸的不以为然。这个家伙,他能装到啥时候,一会儿自己拥着新娘子进洞房……估计,这小子的脸色,就会变的难看起来。

想到美妙处,JESSY乐的就差没跳舞。

“亲爱的,好了吧。”看着一身洁白婚纱的慕容凌雪,头发被高高的挽起,露出光滑如鸡蛋样的小脸儿。那双潋滟生辉的秋眸,就这样随意的睇着人,感觉,全身就酥了似的。

强烈的电压体啊,能不让人酥麻么!

“好了,我们走吧!”慕容凌雪淡淡的扫一眼JESSY,脸上一抹莫测的笑容。

可落在JESSY的眼里,那就是幸福的,带着挑逗性的笑容。

远处,安娜。杜卡尔奇一脸的哀伤。自己心爱的主人,跟着别的女人结婚了,这样的事情,落在任何人的身上,那感觉,也是超级不爽的。

结婚进行曲响起来,远处的大型音乐团队,看着新人到来后,便奏起了那种浪漫的音乐。

岛屿上的所有人,全都看着这一对一看就极般配的男女。人们的眼里,全是赏心悦耳目的感觉。

“这个JESSY,居然这么有眼光。那妞真叫一个漂亮,有味道,不对,是有一种独特的味道。”

“可不么,真不敢相信,JESSY的福气会这么好。那小子可是出了名的花心一个,听说有一次一玩了十个女人,不过,第二天他没能起床。”有男人猥琐的笑着。

“啊,十个,能在第二天不能起床,这样的本事,也算是可以的了。”

“不过,我看着他身边这个女人,娇弱的很,能承受他的一夜十女?”

“呃,这个,可不一定啊,没听说过么?有的女人,看着娇弱,但那方面,可是超级的强悍加变态的。这就叫海水不可斗量。有些女人看着肥实的很,其实吧,不行的。”

“我说老兄啊,你说的这么有劲,是不是你各种都试过了?”

“哈哈……都是男人,这样的事情,咱心照不宣就好。”

……

下面的议论声音,不断的响起,慕容凌雪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神秘莫测。

“我怎么感觉,新娘子象是蒙娜丽莎呢?看看,她神秘的笑容,哦,天呐,这就是女神转世啊。”

“可是我看着,怎么有种不妙的感觉呢?”

“你乱说什么,能当上JESSY的新娘子,这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我就一直梦想着能当上JESSY的情人之一。可惜,我还没实现这个愿望,这个可恶的家伙就开始

夜墓之谜小说5200

娶妻了。唉,真的是好扫兴啊。我梦中的情人JESSY,我爱你!”

一些女人不断的叹气,为自己心目中的理想情人JESSY伤感。

就在这众多的议论当中,这一对新人走上了主婚台。

“在神圣的**面前,我问你JESSY先生,你愿意娶这位漂亮高雅的慕容凌雪女士为妻,并发无论她生、老、病、痛、丑陋、漂亮……都不会抛弃她么?”神父庄严的替这位新人千篇一律的爱情神圣宣言。

“愿意,我非常的愿意。呵呵……”JESSY这一番迫不及待的话,听的大家全都明白过来,这个,JESSY是极想当新郎官的。

“慕容凌雪小姐……”神像满意的看着他,身体,又转向慕容凌雪。可惜,这一次他才念出一句话。慕容凌雪就笑吟吟的伸的和,拦截住他的宣言。

“要嫁给JESSY先生,这个问题,我愿意与否……”她妙目一转,脸上的笑容,甜的能让人醉死。

JESSY一脸的笑容,轻拽住她的手低声嘱咐,“亲爱的,你太顽劣了。这个时候,应该等到神父宣布完。不过,我可以理解你急切的心情。”刚才,他在听着神像慢慢道道的宣言时,也有种冲动,想要打断这个老东西的话。

是以,在他的想法里面,慕容凌雪,肯定也是这样的想法的。

慕容凌雪的眼睛,还紧盯着下面的人群,眼神,落在袁啸天的身上,那家伙,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而远处,自己的宝贝儿子,则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在那儿不知道在玩儿什么。对于他这样的镇定自若,慕容凌雪发自内心的欣赏啊。不愧是我慕容凌雪的儿子,这样的有气魄。就算是天蹋下来,也是一幅淡定从容的样子。

很不错的一个家伙。

她喜欢,越来越喜欢了,以后,就决定和他过一辈子!是以,慕容凌雪紧盯着慕容子俊,一脸的深情模样。

她这样子,把全场的人惊的血淋洒的,要不是看着那个小玉童,真的会觉得,她是在看着情人的眼神呢……

“我……不愿意嫁给这位先生。”拂晓开JESSY的手,慕容凌雪巧笑倩焉的往台下大步离去。她直直的走到慕容子俊的面前,“帅哥,你带我私奔吧!”

“好!”慕容子俊也不含糊,直接伸手就拽住她,俩人往外面大步离去。

气到快要晕倒的JESSY,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新娘子,居然跟别的男人私奔了。

“抓住他们!”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扫他JESSY的面,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他一个暗黑组织老大的头上。这样的事情,怎么也得把他们给抓住大跺八块泄愤。

“谁也不准动,JESSY,你就在家里慢慢的哭泣吧,我送你几枚礼物做为你一个人疗伤的良药。”

袁啸天的话落,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在JESSY的四周一阵的臭气加烟雾弥漫。一时之间,这个地方,全是一片的臭雾。

还时不时的,有轰轰的声音响起。

所有来参加活动的人,全都尖叫着四下逃窜。

等到JESSY控制住现场,再去寻找那三个可恶的家伙时,看见的,就是天上一架飞的远远的飞机。

“给我立马准备飞机,就算是扫到太平洋去,我也要把那个家伙给他扫落下去。”气愤的JESSY,这时候完全没了风度和理智,他想的,就是在第一时间内控制打击这一家人。

居然,敢把他这个黑暗第一大巨头当成玩具一样的玩儿,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容忍!!!

JESSY的飞速飞机,直撵袁啸天的飞机。

一时之间,天空中就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二架飞机,在往沙漠的地方,狂飞而去。

“让我JESSY没有面子,我会先让你们灭亡的。”JESSY狠狠的盯前前面的飞机发下重誓。

“对准,开炮。”一声令下,手下开始对准前方目标。

不过,很遗憾的,导弹打出去后,那方向却偏了好远。

“怎么回事?”JESSY怒了,一连的打击,让他的怒火就差没烧灼起来。

“老大不好了,我们的仪器,被人篡改,还有我们的航向,也被人改变了。”

手下的禀报,让JESSY一下子就想到了,前面的飞机上,可是还有一个电脑方面的天才的呀。

还没反应过来,JESSY的飞机就尖啸着,往下面栽去。

飞机的翼尾,冒出一股一股的浓烟……不用说,这一架飞机,失事,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过,在失事前,有一架降落伞飘了出去,一个尖利的声音,不断的嗷嗷尖叫着……

“小子,干的不错,我们飞回家去吃冰糖粥吧。我喜欢我们国内的味道,不喜欢这里的西餐。”袁啸天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一下,对他投以赞扬的微笑。

“宝贝儿,不要距离危险品太近,到妈咪这边来。”可惜,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袁啸天气的瞪眼儿,但也莫可奈何,谁叫,人家是孩子的妈呢。人家生了他,养了他,所以……他也只能是老二。

“妈咪,我是你儿子当然得听你的。”

“轰轰……呜呜……”一阵不怎么和谐的声音响起,三个人全都变了脸。

“儿子,怎么回事儿?”看着不断摇晃的飞机,慕容凌雪慌乱的抱住慕容子俊。

“没事,我看看!天只见,怎么会有这么的飞鸟?哦不用说了,这肯定是几只大鸟撞到飞机上了。不好,飞机,好象要沉了。”慕容子俊一声高亢的呼叫,袁啸天脸色沉郁的把几把降落伞拿出来。

不由分说,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慕容凌雪穿上。

再给慕容子俊也套上后,他才给自己套。

“赶紧跳,要快,别再看着我。”袁啸天这时候沉静而果断。这样生死倏关的时候,能逃,就赶紧跳。

“下面见,儿子!”一声呼叫后,慕容凌雪纵身跳下去,慕容子俊紧跟其后。

“我去,没被JESSY那个变态搞死,居然会被几只大鸟给扑死。妈滴,我慕容子俊怎么会这么的贡才招人嫉啊?”在跳下去时,慕容子俊不满的嚷嚷着。

袁啸天也紧跟着往下跳去,一家人,消失在茫茫的沙漠中。

“儿子,醒来,醒来啊……”紧摇着慕容子俊小小的身体,慕容凌雪眼泪鼻涕一把抓。她赠以前当过神偷的本领,在跳下后,到也没负伤。

一直等着迎接儿子和袁啸天的到来,找来找去,最后找到了儿子慕容子俊。

小家伙可没她这么幸运,在摔落下来的时候,腿摔在一块石头上,负伤了。

茫茫的沙漠,儿子又负伤,这样的情形,非常的不妙。

且,联系外面的人,这样的事儿也只能是儿子醒来,才可以办到的。

“妈,我没事了,老头子呢?”摇晃了好久,慕容子俊终于醒了过来。看着只有母亲一个人,他轻哼着问。

“啊,袁啸天,天呐,儿子,我得去找他!”以袁啸天的性格,只要没事,在跳下来后,他肯定会第一时间来找她们母子俩的。

但,距离一家人跳下来,都过去了五六个小时了,他还没找来?这个,明显的就不怎么对劲儿了。

“妈,你先去找我爸吧,我这腿,只怕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动了。”慕容子俊痛苦的看着自己的小儿,那里红肿的就跟发酵的馒头一样。这样去找人,只怕,人没找到,他人就先报销了去。

“儿子,你在这里等着我,这把刀,你也留着防身用,妈咪去把他找回来!”把一把尖刀塞进慕容子俊的手里,慕容凌雪转身就去寻找袁啸天。

意识到他极有可能出事了,慕容凌雪的心,才真的慌乱无助起来。

以前,她可以装傻充愣的对他的柔情关怀视而不见。但现在——

一想到他极有可能出事,她的眼睛里,就全是泪水一片。

“袁啸天,你给我出来,出来,你要是有事情,我死也不会原谅你的。袁啸天……”一声声焦急的呼唤,在沙漠里面很快就被风沙给淹没。听到,只有呜咽的风声。

不断的奔跑,嘶喊,声音,很快就吼的哑了。但就算是这样,慕容凌雪也仍然不放弃,不断的呐喊着。

“老婆……”

一道弱弱的声音,似乎……

从地下钻出,慕容凌雪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于悲观了,要不,这人,怎么会入了地狱,还会从下面传说来叫她的!!

“袁啸天,你给我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就一辈子也不原谅你了。你要是死了,我做鬼也会来找你算账。你这个大骗子,你不是说了么,要一辈子的补偿我。你怎么说话不算数?你给我出来,你出来啊!我原谅你了,我们在一起生活,我们结婚,我们一家人一起生活……”

无助的慕容凌雪,不断的叨叨着,嘴里,更是说着以前袁啸天曾经说过的话。在真的意识到失去他时,她的也许,快要碎掉!

“老婆……我……我……在这里呢……”

又一声微弱的呼呼声音,从脚底下传来。这一次,慕容凌雪敢确定,自己……似乎真的没听错俟。

她迅速的趴下,扒开,看见的,就是一根尖尖的管子,正竖立在地面。而声音……似乎……就是从管子下面传来的。

流沙!!

那个该死的男人,他倒霉的跳伞后,居然遇到了流沙!

双手使劲地扒,当看见那双露在外面的灼热的眼睛时,慕容凌雪的眼泪,唰的就流了出来。

“老婆……你说话……得算数……我们……一起,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你只能……和我私奔!”袁啸天紧盯着慕容凌雪,命也不要的,就这么和她讲着条件。刚才,慕容凌雪叫自己时发出的每一声呼唤,他可都听着的呢。

“你这个……”不知道怎么骂他为好,慕容凌雪只觉得,自己的鼻子再一次发酸,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落。

双手,用力,再使劲地把他给拽拉出来。

等到袁啸天终于被慕容凌雪从流沙里面扒拉出来时,他一把就扑倒慕容凌雪,“老婆,抱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