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流出的眼泪都是脑子里进的水。而此刻韩左左所流的泪,正可笑的告诉她——她的喜欢,她的感情,在杜琰面前究竟有多下贱。

“女人,张开腿。”不容分说的口吻带着致命的沙哑。没等韩左左出声,满眼欲.望火焰的杜琰一个猛地深入刺穿了她最后的尊严。

“装什么处,你不是最爱我狠一点,还是说不够狠?”

韩左左死死地抓着被单,捏成一道道屈辱的皱褶。□的疼痛让她的敏.感的身子直颤,嘴唇被咬破皮都不自觉。她向来不是什么单纯的女孩,可这一刻她却为了这撕裂的疼痛直掉泪。

你说,人为什么要犯贱呢?

家里出事后,她竟然第一个想到的是杜琰。没有片刻犹豫,她跌跌撞撞从家里跑出来,不理会亲戚的叫喊拦下的士快马加鞭地回到市区。不过区区半小时,在她看来却漫长的如同走了整整一个白垩纪。洪荒萧瑟,毫无生气。浑身冰凉大脑发懵的她直愣愣地看着不断往后退的夜景。

站在门外,她仍有一丝的不确定。可家里的情况让他不得不鼓起勇气敲响杜琰的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谁想到,门才被刚刚打开她就被大力地拉进了房门。黢黑的房间,火热的吻,刺激着韩左左脆弱的神经。

“女人,你整整慢了五分钟。你说我该怎么收拾你,恩?”就连最后上扬的尾音,都带着冰凉刺骨的寒意。

第一次接吻的韩左左直接被吻的七晕八素,嘴里浓烈的酒味让她的大脑更加混乱了。直直喘气的她,愣是没听清楚杜琰口中的“女人”究竟指谁。

黑暗之中连连喘气钻进杜琰耳里像极了某种暗示,身下的女人比以前感觉好得多。无意识地舔了一下唇,嗅着怀里的幽香,涨大蓬.勃的下.身疼得他直直冒汗。酒精催化下欲.火比往常来的更快更凶猛。杜琰循着声音的额轨迹,向下缄封对方一张一合的双唇。

膝盖抵上对方挣扎的双腿间,双手更是利落地解除对方身上的礼服。三下五除二,如狼似虎的杜琰就贴上了韩左左赤.裸的身体。反复的啃咬,没有丝毫怜惜。

“啪——”韩左左一巴掌抽在杜琰的脸上。

“杜琰,你他妈在干什么!”虽然韩左左在脑里yy过两人相爱相欢的情境,可今天她找他决不是为了这事。

“呵——”被抽了一巴掌的杜琰不怒反笑,掐着韩左左的下颚,口气没有丝毫的波动,“胆子不小啊,琳达!”

琳达?

什么琳达!

韩左左气愤地直推他,“你他妈给我看清楚,我不是什么琳达!我是韩左左,韩左左!杜琰,你他妈放开我!啊——放我下来!”反抗无效的韩左左被杜琰扛进了卧室,狠狠地摔在大床上。

“管你是谁,只要是女人,就够了!”扮演游戏,他已经腻了。

“就算是韩左左,也行么?”这一问句还没说出口被双眼燃着热火的杜琰硬生生地吞进了肚子里。火热的吻密密麻麻地向韩左左袭来,一点点地吞噬她的理智。

只要是女人,都可以上杜琰的床。

连他最看不起的韩左左,都行!

瞧,她多贱!

竟然还真的愿意和他上床,做与爱无关的“爱”。

……

杜琰又是一个深入,刺得韩左左连思考的能力都完全丧失,被迫又主动地承受这场本不属于她的欢爱。杜琰一进入就被这美妙的紧致感舒服得全身通畅。紧致的花.径密密地包裹着他的巨大,含吮适度“小嘴”让两眼猩红的杜琰一个劲地加快速度,反复地抽.送,凶猛地深入。

靡靡之音,不绝于耳。

第二天,韩左左醒来的时候杜琰还在酣睡,他身上一条条的红印,正向她诉说她昨夜究竟被撩拨的多疯狂。视线落及那张俊俏刚毅的脸庞之时,心莫名地抽痛。别过眼,韩左左一件一件地穿着昨天参加黎昕婚礼的伴娘服。

能让杜琰昨夜喝这么多酒,估计还是和黎昕有关吧!思及到此,韩左左嘴里阵阵地犯苦。忍着某处的痛楚,一点点地向外挪走。

刚一走出门外,家里的电话就来了。韩左左犹豫了很久才接起电话,“喂”字还没说出口,电话里就噼里啪啦地数落着,“韩左左,你到底去哪里了?电话也不接?快点来火葬场,见……”对方顿了顿,“见你父亲还有阿姨最后一面!”

韩左左“啪”地一声挂掉电话,眼泪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流了下来。一心想要赶快回去,可是怎么也迈不出脚步。

周围潮水般的嘈杂声涌入她的耳朵,奈何脑袋里偏偏只回响着一个人的声音——“李主任被人拉下马了,好像在纪委反贪局赶到之前,你爸带着你徐阿姨开车去找什么人!谁知道出了车祸,你快点回来……”

“叮叮叮——”被韩左左捏的死死的手机再次响起,抬眼一看竟然是个未知的号码。韩左左看了足足有十秒,才接起电话。

“韩左左是么?”是个清丽的女声,带着些许的高傲。

“恩。”韩左左的鼻音很重。

不知道对方怎么回事,停了很久才再次说话。“你的难过我能理解。抱歉,我得到消息再去通知你爸时,他已经……抱歉……如果可以,我接你到b市。……”

韩左左没说话,直愣愣地捏着手机。反复咀嚼对方的言语,突然一个惊人心慌的假设出现在她的脑海。她几近艰难地组织语言,“你——到底是谁?”

“韩冰,你母亲。”

“哄——”韩左左的脑袋炸开了,愤怒、厌恶、屈辱、不甘心等复杂的情绪齐齐聚在她的心口,抑制不断颤动的双眼,狠狠地说道,“不需要你的怜悯,我再没出息也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同情。”

“呵,还真是和你父亲一样倔强。”声音很柔,似乎在回忆什么,韩左左听得有一丝闪神。突然对方话锋一转,冷冽异常。“不过,似乎,我的同情至少比你爬别人的床好一万倍。”

韩左左深吸一口气,“你到底什么意思?”

“和杜某人扯上关系,左左,你就不怕你最爱的父亲死不瞑目么?——好好考虑,作为交换,我可以提供你想要的一切。”

韩左左无意识地朝身后的公寓望去,眼里一片灰凉。她不敢揣度那个自称为母亲话语中的真假成分。

可——

“好,现在立刻马上!”

**

三年后的某商场,著名婚纱店内。

满脸开心的萧潇指着书上一套上窄下宽犹如美人鱼般的婚纱给杜琰看,“杜琰,你说这一套怎么样?”

杜琰淡淡地瞥了一眼,满脸微笑,“你喜欢就好。”

萧潇微微不满,但是拜倒在杜琰完美无缺的微笑之下,又开心地招呼店员,“把这套拿给我试试,顺便把这几套也拿过来。”萧潇指了指身边另外几套奢华设计的婚纱。

萧潇在杜琰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我未来的老公大人,等我一下。看到我绝美身姿,千万不要惊艳得‘茁壮成长’哟~”

杜琰嘴角一直带着浅淡的笑容,礼貌又涵养,找不到丝毫残缺。萧潇不甘心地抬手想要捏杜琰那张虚假含笑的脸孔,谁知道一把被杜琰逮住。“我不介意在这里和你‘深’入研究,只是事后你可别后悔……”

暧昧的话语让单纯的萧潇脸一红,撒开手直直地跑进试衣间。杜琰轻轻嗤笑,拿起桌子上的报纸打发时间。醒目的头版新闻便是——“尚景携妻儿高调回归,y市风云再起”。

目光随意地落及照片上朦胧黑暗不清的照片——高挑颀长气质斐然的人影是尚景没错,他和他曾在酒会上有过一面之缘。可那个被尚景用在怀里的女子,莫名地让他产生一种熟悉。

杜琰向来擅长的过目不忘,这本事却被墨镜遮住大半张脸的女子大打折扣。杜琰嗤笑——还真的是闲得慌,为了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坏心情。随手一丢,慵懒地躺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呆呆,别跑啊,厕所不在那边!快过来……”

杜琰猛地一睁眼,不可置信地向发声源望去。尽管杜琰动作迅速,可某人仍快他一步。匆忙得只被他捕捉到一个侧面,但这已然足够。那人正是消失三年的韩左左,而她手里牵着的是……

目光一沉,杜琰顾不得婚纱店里的未来妻子,直直地追出去,目标——韩左左,还有那个被名为“呆呆”的小女孩。

**

韩左左没想和杜琰的第一次见面竟然在男厕。

头发一撩,利索地蹲下.身,不顾对方快要将她刺穿的眼神,整理好这位走错厕所的小呆呆的小裤裤。呆呆不情愿地扭着身子,韩左左一个爆栗敲在她的额头上,“你这个小家伙,再不消停我就不给你买甜筒!馋死你!”

呆呆委屈地一瘪嘴,泫然欲泣地抱着韩左左的脖子,无声地撒娇。韩左左拗不过,只好一把抱起她,无视杜琰的存在大步前进。

杜琰追上前可不是为了观摩她们母女究竟有多情深,大力逮住韩左左的手,声音沉缓,“不打算解释你这三年去哪了么?”

韩左左不可置信地轻笑,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什么时候我和你关系熟识到我去哪都需要和你报备?”

被呛一口的杜琰,连连强调稳住气息。“这孩子是谁?”

韩左左若有所思地看着面不改色的杜琰,“你希望这孩子是谁?或者是谁和谁的?”

“三年不见,嘴倒是厉害了不少。韩左左,你知道的我耐心不太好。惹怒我,你可没半分好处。”

这时,很少开口说话的呆呆竟然歪着脑袋,傻傻地看着杜琰,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臭臭?”

韩左左轻拍了呆呆的脑袋,“不许没有礼貌。”转而看着面前咄咄逼人的杜琰,双眼眯成一道锋利的直线,“呆呆是我女儿,三岁了。”蔑笑地讽刺,“不用你算日子,他不是你女儿。呵呵——杜琰,难道你觉得我会为你生孩子?是你太天真呢,还是太自负?”

“左左。”尚景恰到好处地走进了男厕,打断了剑拔弩张的气氛。韩左左没好气地将呆呆丢给尚景,“抱好你女儿,重死我了!”

两人的你侬我侬全被杜琰看在眼底,莫名的怒火在心底燃烧。怎么说呢,自己不要的东西被别人捡去还捧若珍宝,这感觉——该死的厌恶。

尚景大手一伸将韩左左护在怀里,对着杜琰礼貌一笑,“你好,杜琰杜副书记。”低醇的声线,优雅自然。

杜琰淡淡瞥了一眼韩左左肩上的手,微微颔首,“幸会,尚总。”

“真不凑巧,我们等会还有事,如果杜副书记不介意可再找时间和你聚聚。”尚景牵着韩左左的手,“走吧,预约时间快到了。”

韩左左拍拍尚景的手,“你先过去我随后就到。老故人相见可不能这样简单就完了……”

尚景明白韩左左的所指,抱着呆呆先行离开了。偌大的男厕竟只剩下他们两人。杜琰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瞥向韩左左,“我们?”

他和她的交情不过只是老故人?!

“这么介意我和景?杜琰……”韩左左长发一撩,露出嫩白圆润的肩头,笑得无比放肆“该不会你很在乎这个“我们”不是指我和你?”

“正如你所说。”杜琰逼近,目光森森。“你提了,我倒真的有点介意了……”

韩左左伸手挑起杜琰的下颚,暧昧悱恻:“呵呵——瞧我听见了什么,你竟然也介意起我了……说起来,三年前的那晚,宝贝,你技术真不错,把我伺候——好、舒、服。如果你觉得亏了,那好谈个价吧,我敢玩自然也玩得起。”

“韩、左、左!”成功被挑起怒气的杜琰,死死地逮着她的手腕。“你非得这么贱?”

“贱?”韩左左不怒反笑,眨巴着纯真的眼睛,“贱着贱着就习惯了,还需要什么理由么?”

被呛一口的杜琰火气腾腾往上冲。他竟然在韩左左风淡云轻的口气里觅出一种——被她嫖了的错觉。

“我成全你,让你一贱到底!”

毫不留情地吻上一直嘴贱的双唇,撬开她的齿关,不容分说地拖出她的舌使劲地吮,吸得她舌根直麻直疼。杜琰不理会她的反抗,变相地借力打力将韩左左桎梏在他的怀里。另一只手钻进衣服,开始为非作歹。

“叮叮——”韩左左的电话响起。

韩左左借着杜琰有一丝的闪神推开了他,抽手拿出口袋里的电话,“喂?”

杜琰的听力不差,这么近的距离很容易听见对方低沉的嗓音到底在说些什么。韩左左笑着挂断电话,“杜琰,景让我告诉你:如果在三分钟之内,他没在停车场里见着我人影,你应该知道后果会如何……”

杜琰虚眯着眼上下打量笑的欠扁的女人,不动也不说话。

韩左左单手滑向他的小腹,暧昧地在鼓起的某个点打着圈。“你瞧,它似乎正打算对我‘图谋不轨’……”

**

韩左左踩着七厘米高跟鞋,慢条斯理地走进停在里侧的白色跑车。尚景面色铁青,冷哼嘲讽正在拨弄头发的某人,“还知道回来?”

“景,别说你吃醋了?”韩左左的视线没有离开过呆呆,目光无比温柔。

“你倒想!”

“好了,小闷骚,快去医院给呆呆复查,时间不够了。”

“你也知道时间不够?”

“你非得要挑我刺?!”韩左左炸毛了。他冷嘲热讽的表情像极了杜琰霸道地拥着萧潇,鄙夷看着她的神态。

“男人的本能不受我控制。不过,能让我这辈子‘图谋不轨’的人,绝对不是你!”

拒绝,是世上最佳勾人手段之一。

可惜,有人比她技高一筹。

“吃瘪了?”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尚景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只是手却不自觉地捏的发紧。

“别提了!景,给我买冰激凌,我要最大号!”韩左左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就忘了自己正在和尚景发火。

“好。”转盘猛地一转,韩左左由于惯性倒在尚景的肩膀上,不小心撞疼了鼻子。骂骂咧咧地臭骂,“你丫的,不管我也得顾及点你女儿吧!你带她还没我带她好!”

“没办法,谁让你有经验。”

“叮叮叮——”韩左左的电话又响了。

“说曹操曹操到!”韩左左开心地接起电话,“臭臭!”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觉得【图谋不轨】怎么样?

韩左左因为什么什么事情变了,以前有色心没色胆,现在——啧啧——

其实我喜欢这样的变化!

【明天去做兼职,整整一天才六十,不得不说南充着疙瘩太坑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