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是大法官,只是律师,不过我会成为最厉害的律师,就像老爸那样”思

  优骄傲的抬着头,不到几十分钟的接触,我感触良多。思优努力的让自己成熟来

  保护着弟弟们,可是内心却仍是一个‘孩子’当我欣慰的拍着他的脸颊的时候,

  不自然的羞红染上了他的容颜,第一次躲避,露出微微的惊讶,第二次则是害羞,

  但是开心的表情让我既高兴又心疼。

  “我以后既要做医生也要做药物学家,就像无语妈妈和雪儿阿姨那样???”

  念优,个性六分像少翔,比较冲动,但是却没有少翔的细腻,也许是父亲的溺爱,

  或者还不到时间吧

  “我要做厨师,就像无耐爸爸那样,做好多好吃的”说话的是不渝,他直直

  的看着我,眼神中有着羞涩和担心

  “为什么你都不笑我?每次我说我的志愿他们都笑我,可是我是认真的”不渝

  的眼中有着认真和坚韧,看得出这真的是他的理想

  “为什么要笑你?厨师也是很伟大的。我非常骄傲我有一个厨师儿子”我以为

  我的话会让他开心,可是没想到他扑倒在我的怀里‘哇哇’痛哭起来

  “妈妈,别走,我会做好多好多好吃的给你,求你别走了”孩子的话让我刚

  刚止住的泪在一次宣泄而下,我欠他们的太多。

  “我答应你们,永远在一起,不走,不走。好了,好了,都别哭了。来,地久,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呢?”

  “我现在在编辑游戏,不过我的目标是建立我们自己的虚幻王国,倒时每一个

  人都会在这个王国中成为一员,然后你就是皇后??”地久的个性很内向,沉默

  寡言,可是一谈道这个‘虚幻王国’,他眼中那闪闪度人的亮彩是那样的夺目

  “不过,妈妈我知道你打游戏的水平???嗯??”看到地久脸上露出羞涩的

  笑容,我更加好奇

  “什么?我的水平怎么啦?”

  “很烂1结果四个孩子一起子在我耳边大喊,接着我装作生气的追赶他们,

  那天下午,欢笑声一直充满在‘海市蜃楼’的‘兰亭阁’中,虽然它晚了十五年!

  见到‘他们’,我的丈夫是在我正在和孩子们满屋子乱跑的时候。

  “无心1忽然,卧室的门被推开了,重叠的呼唤声让我手中的枕垫失手落地

  “无心1紧接着下一秒钟我的身体被硬生生的转了180度,映入眼帘的是无

  欲的面容,眼角的细纹让他更加成熟稳重,而无耐、黑框眼镜仍是无法阻隔那炙

  热的浓情,微张着双唇异常激动。

  忽然,一切都安静了下来,这种安静让人觉得诡异,然而仍然没有人主动打破

  它的平静,直到??

  “无心1

  “无心1卧室的门子再一次被推开,这次冲进来的是林家二少,岁月不仅没

  有带走他们的风采,反而让他们更显成熟魅力。

  四个男人站在我的面前,紧握双拳,而我试图向刊出一点点的埋怨、责怪或是

  一些其他不满的情绪,然而??

  “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嗯!我回家了,再也不走了”下一秒钟我被他们紧紧地抱在了中间

  家,我的另一段人生才开始!

  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