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和叶也不是小气的人,看了看唯兰姐妹,又看了看园子,也笑了起来,一边把杂志收起来,笑道:“算了,我们别提这种扫兴的事了,对了,来喝点红豆汤吧”说着,直接对老板娘喊道:“老板娘,我们要四碗红豆汤,要快点哦”

看着远山和叶再度恢复了元气满满的样子,又看看正和园子叽叽喳喳的兰,唯心头微微叹息口气。

脑海中,棕红色短卷发的身影一闪而过。

吃过午饭,柯南和服部平次再度出发了,这一次的目标比较远。

两人沿着公路,一路向山中行去。

很快,停到了一个寺庙的附近。

下了车,服部平次一边摘头盔,一边说道:“那边就是鞍马寺的西门了,”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入口,说道:“虽然一般都该从仁王门进去,但是这里是近路。”说着,拿出棒球帽戴了上去,一边往前面带路。

看着服部平次那得意的样子,柯南耸耸肩,好吧,走近路走倒也是好事,起码能少走两步道不是吗

一边往鞍马寺的西门走,柯南习惯性的打量了一下周围。

就看到旁边停着一辆的摩托车,这让柯南有意无意的有点在意。

服部平次对于鞍马寺同样非常不陌生,沿着寺内的道路,和柯南边走边聊。

只是两人都并未留意到,就在两人不远的地方,正有一道隐晦的视线在窥探着。

在沿着一段台阶路走了不久,两人便来到了目的地僧侣学院的不动堂。

“这里就是僧侣学院的不动堂,”服部平次介绍着眼前一座不大的屋子,说道:“牛若丸就是在这里向天狗学到的剑法。”

柯南拿出图,来回比对着。

服部平次没管这些,作为一个剑道高手,他打量着周围僻静的环境,不闻人声,唯有声声鸟鸣声响起,这让服部平次忍不住说道:“这里的确很适合练习剑道啊”说着,走到了旁边一颗树旁,上下打量了下足有两人合抱都不止的杉树,说道:“这棵杉树可真大啊”

不远处,一个躲在暗处的身影,取出了一张弓,一只羽箭也轻轻搭了上去。

瞄准

不远处,杉树下的少年

柯南这时候已经收回了那张画,双手插在口袋中,走向了服部平次,懒懒的说道:“服部,这里也不是”

柯南话还未说完,就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一扭头,惊骇的看到不远处的树上正站着一个人,拿着弓箭瞄准着这边。

当柯南看到的瞬间,箭已经飞了出来。

柯南倒吸了一口气,失声道:“趴下”直接本能的冲了过去。

服部平次这时候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对于柯南的话一愣,不待他扭头看清楚,就被柯南直接撞在了胸口,跌倒在了地上。

一支箭几乎在同时狠狠地射中了旁边那颗非常粗的杉树上。

服部平次不待起身,便赶忙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不远处,树上的人影直接跳下了树干,向不远处跑去。

“站住”看到袭击者想跑,柯南大吼了一句,便冲了处去。

后面,服部平次赶忙爬起来,一把抄起掉在地上的棒球帽便跟了上去。

“喂工藤”

前后三个人影,飞速的在树林中穿梭着。

紧跟着袭击者的柯南,看着袭击者的身影滑下了山坡。

直接跳上了斜坡上的树干,开始不停地在树干上跳跃着,追了下去。

那利落的动作,差点没让服部平次傻眼,“那家伙简直就像牛若丸一样”

袭击者脚步不停,直接冲出了鞍马寺的西门。

当柯南追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袭击者直接骑着之前停在西门的那辆摩托车,“嗖”的一声,便走远了。

“糟了”柯南脸色一变,追了两步,恨恨的停下了脚步。

他又不是唯,不可能短时间内追上的,再者说了,人是不可能追上摩托车的。

刚刚停下脚步,柯南就听到服部平次在身后喊道:“工藤接着,我们接着追”

柯南一扭头,接住飞过来的摩托车头盔,赶忙戴上。

那边,服部平次也直接飞快的开着摩托车冲了过来,到柯南面前时也没有停止,只是一把抓住柯南的手,便将他带到了摩托车的后座上。

柯南也不用服部平次操心,马上紧紧抱住了服部平次,固定住了自己。

服部平次立马开始不停地加速起来。

沿着山地间的公路,一路急追,没过多远,服部平次便看到了目标。

“就快追上了”

柯南闻言一喜,也马上探头去看。

果不其然,就看到前方不远处,赫然是之前逃走的袭击者。

这时候,袭击者也发现了服部平次和柯南。

当下,也开始加速。

没多远,便拐入了前方出现的一个岔路口。

服部平次和柯南自然紧追不舍,紧随其后。

但是这条路,明显出乎两人的预料之外,短暂的斜坡之后,竟然是一层层的台阶,勉强接着冲力到了顶,摩托车飞去,落在了一道坑坑洼洼的的土路上。

面对着这条绝对不是路的路,服部平次也知道可能被坑了,但是他又不能停,前面的家伙不可能突然消失的,那么就只能继续追下去了。

连续躲避开路上的枯树干,土路到了尽头,服部平次猛地一加油门,摩托车冲了出去。

直接让服部平次倒吸了一口冷气

该死的前面竟然是没路了

柯南也脸色大变

他们直接开始往下面掉

服部平次勉力控制着摩托车,在短暂的滞空之后,摩托车终于再度重重的着了地。

当然,依旧是坑坑洼洼,树根纠结的,不是路得路。

再度往前,服部平次看到了一座绳索木板的桥。

而桥的另一头,则是之前消失的袭击者。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那家伙竟然拿出刀子,显然,他打算割断其中一条绳索

服部平次冲上木桥,便看到了袭击者手中的刀子,忍不住惨叫道:“太狠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袭击者直接砍断了其中一条绳索。

整个木桥直接少了一半

偏偏服部平次开着摩托车刚刚到了木桥中间,正是最可怕的地方

掉下去即便侥幸不死也得摔个半身不遂

所幸,袭击者并未把两条绳索都割断,借着仅剩下的绳索的承受力,服部平次勉力将摩托车开到了桥头。

服部平次也不停,用脚支撑了一下摩托车,找回了重心之后,再度加速

显然,对于此刻的服部平次来说,没有什么能比顺利抓到袭击者,更让他出气的了

继续往前,服部平次一路开着摩托车,紧随袭击者的身影。

袭击者虽然百般企图甩掉服部平次,却一直未能如愿。

前后两辆摩托车绕过鞍马寺,一路来到了鞍马车站。

车站的乘务人员正在招呼乘客,“坐车的乘客请赶快上车马上就要开车了”

就在这时,两辆摩托车一前一后的冲过,让乘务人员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

当然是追人的情况。

但是,这种情况能追吗

柯南也发现了这一点,叫道:“喂,服部,这里可是铁轨啊”这要是迎面来一辆电车,躲闪不及会出人命的而且,这违反道路交通法了吧

服部平次侧过头叫道:“别跟我说话,会分心的”

柯南干笑:哈~违反道路交通法,这下肯定会被吊销执照哦

没管柯南在后面暗地里碎碎念个啥,服部平次继续和追击者一追一逃。

袭击者一边开着摩托车,一边留意着前面的情况,突然眼前一亮,马上取出了一个东西,“咔啪”一声,打开了口子。

后面,服部平次和柯南就一愣。

就看到大量的烟雾迎面而来

服部平次惊讶道:“他打算干吗”就这样烟雾,他不可能不追吧

马上,服部平次就知道袭击者想干嘛了。

还未彻底从烟雾中冲出去,就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滋啦啦”的声音也猛地响起。

服部平次一愣

该死是电车

服部平次本能的一扭车把,摩托车跌跌撞撞的,斜斜的往前开,已经保持不住平衡。

不待服部平次再度找回平衡。

“咚”的一声,摩托车撞在了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啊”

“哈啊”

两声尖叫响起,服部平次和柯南重重的被摔在了地上。

两人都没管自己身体受没受伤,直接连滚带爬的往前冲,只可惜,他们的目标,那个袭击者所骑的摩托车身影已然东拐西拐消失了在路的尽头。

“可恶”服部平次一脚踩在已然用尽的上面,一边狠狠地骂道:“明明差一点就追到了”服部平次摘下了头盔,看着同样摘下了头盔的柯南,“那家伙应该就是杀害源氏萤成员的凶手吧”

“可能吧。”柯南也很不甘心的看着袭击者消失的方向,又不解的看了看服部平次,说道:“可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袭击你。”

“说的也是。”服部平次也不明白这点。

柯南看了看服部平次,默默地想着,或许,回头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唯,很多情况下,唯的消息可比他灵通得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