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与突厥之间的战役历时两年,两年后传来了凯旋的战报,苏枫乔接到了战报喜讯,飞快的跑出了王府,她欢快的像只出笼的小鸟一样。

小莲子实在是没有想到,王妃的预言那么准确,竟然真的是两年,从心里更加佩服辽南王妃了,真是个奇特的女人,可是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个女人来自未来。

“快点给我备马车,我要亲自去迎接王爷!”

苏枫乔激动的吩咐着总管,她的心几乎都飞了出来,夏侯宣,整整两年了,这么漫长的等待中,苏枫乔已经习惯了倚守在窗口,倾听竹林那边的沙沙响声,她完全的放松了心情,做好了两年的准备。

现在却不同了,苏枫乔无法在留在王府里等着夏侯宣,她要见到他,立刻就想见到,一刻也不想等了。

苏枫乔上了马车,马车飞快的向前奔去,当听见隆隆的响声时,苏枫乔激动的拉开了车帘,探出头去。

远处是千军万马,疾驰而来,尘土滚滚,队伍前面是随风飘动的大旗,上面赫然的写着“夏侯”两个字,那不是夏侯宣的队伍还能有谁?

“停车!停车!”苏枫乔大声的喊了起来。

马车一停,苏枫乔就提着裙子匆匆的下了马车,外面的风很大,吹得她衣衫浮动,人如风中杨柳一般摇曳飘舞,夏侯宣在哪里?在哪里,苏枫乔痴痴的向前望去。

尘烟过后,一声粗犷的呐喊,队伍愕然的停了下来,苏枫乔的面前旌旗飘动,她一时找不到她的辽南王了,那都是些戴着头盔的男人。

夏侯宣愣愣的看着前方,风中的那个弱小身影,犹如狂风中的白莲花一般,他飞身下了马,身上厚重的铠甲因急速落地而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夏侯宣匆匆的摘掉了头盔,扔给了身边的兵卒,眼睛里迸射着兴奋的火花,是枫乔,他日思夜念的女人,夏侯宣飞快的奔了上去,一把将苏枫乔抱了起来。

苏枫乔惊喜的搂住了夏侯宣的脖子,脸上露出了久违的欢笑,她还不等说话,夏侯宣炙热的唇就贴了上来,轻狂的疯吻着她,她感觉自己的唇快被那热情碾碎了,还有他那扎人的胡茬子。

良久,夏侯宣才松开了她,轻轻的梳理着苏枫乔被风吹乱的秀发,眼睛里都是让人心醉的柔情。

他思念她……他控制不了的想亲吻她,夏侯宣突然大笑了起来,拉住了苏枫乔的手,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军队,知道自己的举动一定吓坏了那些士兵,不过他不在乎,更疯狂的事情他也能做得出来,因为他是辽南王夏侯宣。

他要让整个唐朝都知道,他是多么的爱这个小女人,多么的舍不得她。

夏侯宣毫不犹豫的抱起了苏枫乔,大步的向自己的战马走去,将她放在了马背上,然后飞身跳上了马背,双腿一夹马的肚子,战马急速的飞奔了起来。

那马飞奔着,渐渐的和大部队脱离了,苏枫乔不知道夏侯宣要带自己去哪里,马的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苏枫乔被抱下了的马背,眼前是一片青绿的小林子,林子中间是个淡黄色的木制楼阁。

“我们不回王府吗?”苏枫乔拉住了夏侯宣的手臂,奇怪的问。

“暂时不回去,我不想前来替我庆功的人来打扰我们,我们要消失几天……”夏侯宣痴痴的看着苏枫乔的眼睛“我想你,无时不刻,那种感觉太折磨人了,在营帐里,在校场上,在战场上,为了你,为了我承诺给你的幸福,我必须做到不被突厥人杀死,所以我必须杀死他们,因为我要留着命见到你,枫乔……”

那呢喃的声音让苏枫乔的心跳加速,眼睛里满含着热泪,她感谢野兽为她做出的那些努力,感谢野兽为她将命留了下来,如果他有什么意外,苏枫乔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今后的生活。

“夏侯宣……”

“我想你的发丝、你的唇、还有你的声音……”夏侯宣忘情的看着苏枫乔的脸颊,然后一把将她抱在了怀中,大步的走向了木头的小楼阁。

楼阁外,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风也小了很多,马儿摇着尾巴吃着地上的青草,树叶被吹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楼阁内浓情蜜意,传出了惹火的情话……

前线大捷之后,唐王更加的器重夏侯宣,也敬畏他的骁勇善战,但是有一点,让皇上很是奇怪,民间和皇廷内,人人都知道辽南王夏侯宣的浪漫情事,并被传为佳话。

再硬气的男人,也有弱点,轻狂的野兽辽南王竟然为了一个小女人折腰了,听说了夏侯宣的那些荒唐行为,皇上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真没想到,他的捍疆藩王竟然是个多情之人。

辽南王府内,夏侯宣疾步的向竹林走去,远远的就听见了苏枫乔和孩子们的嬉笑声,这个小女人,竟然又躲进了竹林,不是事先说了吗,要学习诗词歌赋,她不能总和这里的文化脱节!

自从有了第三个孩子,她留在房间陪着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让夏侯宣觉得有些难过了,稍稍的有那么点委屈。

夏侯宣刚踏进竹林,就觉得气氛不对,怎么笑声突然不见了呢?

尽管他小心再加小心,还是被苏枫乔算计了,夏侯宣的脚刚落下,身体就被一个大网兜了起了,那网一收,高高的悬在了竹林的上空。

苏枫乔一身粉色罗衫,笑嘻嘻的从竹林深处走了出来,得意洋洋的看着夏侯宣。

“我的王爷,你怎么如此的不小心啊,中了小女子的埋伏了!”

“放我下来,我只说一次!”夏侯宣笑眯眯的看着下面的苏枫乔,她那得意的样子还真是迷人。

“不……就不!你求我……求我,就放你下来,快点!”

苏枫乔大声的娇笑了起来,使劲的拍着手掌“骁勇善战的辽南王,现在成了我的猎物了!”

“真的吗?”

“当然了,你就在上面好好的休息吧,别弄什么古书、诗词、画卷来烦我了,我觉得悠闲只最重要的,你呢……就要排在第二位了,至于那些规矩,就要排最后了!”

苏枫乔掩面笑了起来“我可要走了,你慢慢的在上面享受阳光吧!”

“谁说的,抱着你这个小女人,不是要比被太阳晒要舒服多了吗?”

苏枫乔不等反应过来,身体突然被抱了起来,他,他怎么下来的?那个家伙纵身一跃,脚尖点着竹杆,飞快的向凉亭里飞去。

苏枫乔被稳稳的放在了凉亭的石凳上,夏侯宣戏虐的端住了她的下巴“真是个小美人,现在局势有些扭转了,你反而成了我的猎物了,不知道我会怎么修理你呢?”

“那……”苏枫乔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胡乱的指着“这里不能碰,那里也不能打……”

“那这里呢?”

夏侯宣垂头凑近,鼻息扑面而来……苏枫乔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急急的说“忘记了,这里也不……”

……

“父王,父王……你在吗?听见你的声音了,你在和宝宝藏猫猫吗?宝宝来找了……”

一阵孩子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糟糕……夏侯宣惊慌的拉上了长衫。

“真是的,快点!”苏枫乔更加的狼狈,实在是躲闪不及了,干脆跑入了凉亭后面的竹林深处……

夏侯宣平复了一下心情,转过了身……看见了一个可爱的小家伙跑了过来,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中。

藏猫猫?夏侯宣抱着自己的儿子,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是啊,有个小女人躲进了竹林,藏猫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