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氏南唐 329。 房玄龄番外

正文329.房玄龄番外

不知道何时起,自己的头发花白一片了。

好像,是陛下过世以后吧?

嗯,是了,李世民过世的时候,好像自己就头发都白了。

唉,从他死了,房乔也就没了奋斗的精神了,也不知道该去谋划谁了,精神一下子就散了下来,再没了往日的神采。

日子越发的无聊了起来。

房乔摸了一下自己的满头白发,随意的梳了头,带上冠。

起身,套上外衫,蹒跚着走出卧房。

房黑子就在门口,看见房乔出来立马过来搀着他,“老爷,还去花园子?”

房乔点头,“嗯”。

两个人蹒跚着来到房家的花园子,那是一片菜地,里面的秧苗长的烁烁精神的,看着很是喜人。

房乔一进了菜地,就推开了房黑子的手,自己慢慢悠悠的走向里面,挨个的检查秧苗的情况,还蹲下身子,拔了地上的杂草。

反反复复的出了菜地,提了水,浇菜地,再弄点草木灰堆上。

房黑子在旁边看着房乔动作,顺便说起了如今宫里面的事情,“老爷,陛下这些日子,似乎头风症越发的厉害了,武皇后已经开始替陛下临朝了!

听说韩国夫人日夜在陛下身边伺候着呢!

不过,听说皇后给陛下又招了很多新的秀女,陪着陛下说话!”房黑子絮絮叨叨的说着宫里面,武皇后跟李治的各种生活桥段。有的时候还加上谁家大人现在站在皇后的一边了什么的。

房乔手脚不停的弄这弄那的,听了房黑子的话,也没什么反应,似乎宫里面的各种权利竞争的事情再也引不起他的兴趣了。

做完一连串的修剪,浇灌的工作,房乔站起身来,已经呼呼带喘了,“果然是老了,干点活,身子就受不住了!唉。时不我待啊!”

房黑子马上过来搀扶晃晃欲倒的房乔。“老爷,咱们回去休息吧!”

房乔点点头,看着两腿打晃了,没有反对。“回去。身子不行了!”

房黑子搀扶着房乔。一路慢行,又回了卧房。

刚进了屋子,房乔仿佛没了生机一般。一下子躺倒在床上,脑袋歪着,看着窗外的果树,“黑子,今年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果子吃了!”

房黑子皱眉看了一眼外面的那颗桃子树,那树还是夫人在的时候种下的,每年都有结果子的,点点头,“有的,年年都有的,老爷尽快好起来,秋日的时候,咱们一起摘果子吃!”

房乔笑了,脸上从未有过的恬静,“嗯,要是还能等到秋天,就可以吃到果子了!

三娘,秋天就有果子吃了。

义儿,等秋天了,父亲给你摘果子吃!”

房乔的声音渐渐的低沉了下去。

房黑子的眉头依旧紧皱,老爷的身体越发的不好了,才五十岁不到的人,已经老的厉害了。

房乔的呼吸渐渐平静了,好似又睡过去了。

房乔又做那个梦了,梦里面,卢萦带着义儿在花园子里面侍弄菜苗,自己刚刚下朝回来,义儿跑出来迎接自己,自己抱着儿子跟三娘一起侍弄菜园子。

然后,他们一起吃饭,说话,教导义儿读书,一起哄着义儿睡觉之后,夫妻俩互相依靠着在花园里面说着情话。

好美的梦啊,再不要醒来吧,就这样沉睡过去,就这样永远在梦中吧!

似乎这一次房乔成功了,他的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但是他的呼吸停止了。

房黑子发现今日老爷午睡了好久都没有醒过来,敲了门也没有反应,他有些担心,就推门进来了。

老爷的脸上有着他经常见的笑容,可是,“老爷?”

房黑子叫了几次,房乔都没有反应,房黑子用手凑近房乔的鼻翼,原来他已经没有任何呼吸的迹象。

房黑子把手放了下来,就这么坐到了房乔的身旁。

“老爷,黑子给您守完七日,就去给夫人送信!”房黑子轻声的跟房乔保证着。

只是这一次,再没有了房乔“嗯”的声音了。

“三娘,三娘?”一个声音总是在卢萦的耳边呼唤,这个声音好生熟悉,好像是?

“三娘,我的时限到了,我要离开了!”房乔的身影出现在卢萦的眼前,依旧是那个温润君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三娘,这辈子是我对不住你跟崔颢,你们本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是我谋算了你们的姻缘,让你们不得相守,是我错了!

三娘,我是真的喜欢你,是我不懂得珍惜,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守护好你,让你受了这般多的委屈。

不过,我都替你讨回来了!

三娘,我走了!下辈子,再碰到我,你记得躲得我远远的!

不然,我就不放手了!”

断断续续的话语在耳边萦绕,直到消失。

“玄龄!”卢萦突然梦中醒来,一脸的泪水,手在空中乱抓着。

崔颢被卢萦惊醒了,赶紧起身抱住她,轻声安慰着,“别怕,我在这儿呢!”他听见媳妇喊那厮的字了,是梦见他了吗?

卢萦趴在崔颢的怀里,静静地躺了一刻,才憋闷的声音道,“他过世了!”

崔颢眉头一蹙,不想听见媳妇说另外的那个人,偏偏那个人在媳妇的心中留下过痕迹,抹都抹不掉。

“他来跟你道别了?”崔颢试探着问道。

卢萦点头,“是啊,他来跟我道别了!”把脸埋到崔颢怀里更深处,闷声道,“他说对不起我们,让我们别记恨他,来世,他不会再来破坏我们的姻缘了!”

崔颢听了很是诧异,他倒是想明白了?抱紧媳妇,“我们本来就该在一起的!”说的很是随意,却表明了自己占有的意思。

卢萦点头,“是,我们本来就该在一起的!”可是为什么,我的心这般疼,似乎有一魂一魄不见了一般?

崔颢感受到了卢萦的不开心,像哄着两个宝贝儿一样的抱着卢萦,轻轻的哼着不知名的曲子,慢慢的卢萦睡了过去。

崔颢轻拍着卢萦的身子,用手指轻轻的抚平眉头的褶皱。

忘了吧,他走了,从此以后,就我们俩了,再也没有别人在我们中间了。(未完待续……)

329.房玄龄番外:

卢氏南唐 329。 房玄龄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