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和王洪睡在床上,我问王洪。

  “王洪”

  “怎么拉”他侧身看着我。

  “我们在这里打算住多久啊,这样打搅别人不太好吧”

  “放心吧,杨聪他不是那样的人,好妥我也是个管理者,我的眼光可是很准的哦”

  “话是这么说,但是~~~~”

  “不要想那么多了,天塌下来都有我撑着,睡觉吧,我看你也累了”

  “恩”

  这是我们来到广西的第三天。

  第二天,我醒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不到王洪,一下子急了,蹦的一下起床,

  穿下拖鞋,急勿勿地走下楼,看着杨思容在大门口那里坐着。

  “早上好”她看见了我。

  啊,我的脑袋才回过神:“早上好”

  “看你这么急的样子,是不是急着找你男朋友啊?”

  被看穿了,我的脸有点烫:“恩”

  “不用急,他和我老公出去农作了”她笑着对我说。

  “农作?”我一边走一边问。

  “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等一下我就要给她送饭菜去了,到时候,你也一起来吧”

  十一点拉,我的天啊,怎么这几天我都睡那么晚。我受了一下惊吓:“啊,那么晚拉”

  她在那里笑。

  “我先去洗脸了”丢下这话,我掉头就走。

  王洪不在身边,我就开始不自然了。梳洗过后,我就一直陪着她们两位小孩玩,厨房

  那头嫂子一个人都搞定了,称呼她为嫂子我会觉得更亲切。原本是打算让我们俩吃过饭之

  后再去送饭给他们两个。但我想早点看到他,所以就提议先送饭,再回来吃饭,她也同意

  了。

  杨思容手里提着一个大竹篮,里面装着几道菜还有两个碗。而我呢,左右两只手各牵

  着两位小女孩。在这条泥土的路上,大摇大摆地走着。没想到这两位小女孩,真是有样学

  样。看得她们的母亲笑呵呵。

  到了,终于到了。我们站在泥堤上,向远处望去,这里四处都是菜地,在此农作的人

  并不多,一眼就能辨出哪两个是王洪和杨聪。

  “爸爸”两位小女孩在大喊。

  看到了,他们两个从半蹲的姿势站直了身,向我们挥手。我们的距离大概就50米吧,

  这距离是我以前在学校里短跑的记忆。看到我们送饭过来,他们俩也停下了手上的工作,

  先到旁边的溪流洗过手,再跑过来吃饭。

  杨聪跑过来的第一时间是把他的两位女儿抱起来,当他抱这个女儿的时候,另一个女

  儿就会撒娇,闹着也要抱。王洪二话不说就走上前去把另一个也抱起来。看这两位小女孩

  笑得多开心。他们俩把两位小女孩一高一低地来回高举。

  “怎么好像轻了那么多啊,是不是没吃饭”杨聪问他的小女。

  “是啊,爸爸”小女大声地回答。

  杨聪停止了高举,把小女抱在怀中:“为什么不吃了饭才出来,不吃饭可不是好孩子

  哦”

  “那位姐姐说,怕那位叔叔肚子饿,所以就先送饭,再回去吃饭”

  听小女孩这么说,其他的人都笑了,唯有我一人觉得不好意思,脸又开始烫了。

  “好,让叔叔我来惩罚这位姐姐,为你们出头”王洪说完就把怀中的大女杨萍放下,

  然后走过来把我抱起来,原地打转,转上两圈,我就有点晕了。不过呢,我是十分开心。

  我们把饭交给了他们以后,他们就让我们先回去,很快我们就要回去了。虽然我很舍

  不得,不过看到王洪之后,我的心安下了许多。

  我们也该回去了。吃过饭之后,我想帮忙收拾东西,但嫂子她说,我们过门也是客,这

  是不礼貌的。虽然他们说很快就回来,可是到下午4点多了,他们还没回来。嫂子要开始准

  备做菜了,她拿着一盘菜到门口坐着,要先把菜弄好再拿去洗,怎么弄,很简单,今晚要吃

  菜心和大白菜,菜心要一棵一棵地挑,把大片的菜叶给摘掉,留下最嫩的那一部分,大白菜

  就更简单了,只需要把它们的菜叶一片一片的剥开就行了。看见嫂子要动手,我也走过去和

  她一起做,她不想让我做,不过我说,如果你不让我做一点事,我会很不自然,如果你让我

  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更加要给点活我干,她才不得不让我动手。在这里,我看见这两位小

  孩一齐玩耍,觉得她们很幸福,她们两人走在一起就可以玩得很开心,根本不需要大人的陪

  同。我是个独生女,从小到大的那份孤独,让我对这两位小女孩产生了羡慕之情。

  当我和嫂子快要把所有的饭菜都准备好的时候,他们两个终于回来了,已经是五点多了。

  他们两个还没进门,两个孩子就冲着她们的爸爸跑过去,边跑边喊爸爸,看来,期待他们回

  来的人不只是我和嫂子两人,这两位小女孩也十分期待她们的爸爸回来。

  之前的那种不自然的感觉,已经渐渐消退了。或许是,我和他们一家人也逐渐认识的原

  因,把我当初来这里的不安一点一点地击退。这么多人坐在一起吃饭的那种感觉我已经很久

  没有体会到了,或许是这里有小孩的原因,就算是和小芬她们一起吃饭也体会不到的一份温

  馨。

  在饭席间,我问王洪:“王洪,你明天还要去农作吗?”

  “干麻,你也想去吗?”他反问我。

  “那是肯定的”我回答。

  “放心吧,明天就把你的男朋友还给你”杨聪笑着对我说。

  我听到的时候,先是一愣,才再反应过来:“那明天~~~~?”

  “明天,我们去钓鱼好不好?”王洪把头伸向我。

  “这小子啊,他以前听我说,我这里有野猪的时候,他的心就一直**的,想要来这里

  了,说一定要去看那些真正的野生动物”杨聪为我传解。

  “不会吧,你这里还有野生的动物啊”

  “有,在远一点那个山头那边就有了,明天我刚好有个朋友要去那边砍木和割草,你们

  就顺便坐他的车去吧”

  “怕吗?”王洪笑着问我。

  “不怕”我翘着小嘴。

  大家都笑了,这种一起笑的气氛,真的很温馨。

  这次用餐完毕之后,嫂子没有阻止我帮她收拾餐桌,王洪也来帮忙,最后,竟然连王洪

  的朋友杨聪也来帮忙,不过洗碗的时候,只有我和嫂子。好怀念这生活,记得小时候,我也

  经常帮妈妈洗碗。在洗碗的时候,一幅属于我和王洪的生活前景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是一个

  非常美满的家庭,我们有两个小孩,一男一女,一家人每天都幸福地坐在一起吃饭。不过,

  那暂时是我的憧憬。

  这是我们来到广西的第四天。明天就是第五天,也正是这一天,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天,我和王洪坐上了一台拖拉机,这台拖拉机的目标是运送木材。在离杨聪他们家

  大概20多公里外,有一大片非常**的树林,那里有上等的树木专供农民砍伐,在这些小村

  里,木材和杂草就是他们生活的主要资源之一,木可生火,草可喂养家禽。

  我和王洪在装载箱里坐着,坐在箱边的横板上,我侧身依靠在他的肩膀,他左手抓住铁

  杆,右手搭着我的肩膀。一路上,欣赏着不同的风景,看着辽阔的田野,看着蓝蓝的天空,

  看着那些农民在田野里辛勤地工作。一副又一副风景画在我的眼睛里不停地闪过,如果每天

  都可以这样,也不失为人生一大快事。

  我问:“王洪啊,怎么杨聪他们不一起来呢?”

  “是我不让他们来的”他回答。

  “为什么”我看着他。

  “因为~~~~”他微笑着,望着天空。

  “因为什么?”我继续问。

  “因为你啊”他看着我。

  听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是一问十不知。

  “因为我想和你去冒险一天,过一天真正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一天,也让我做一天真正的

  男人,去保护你”他把自己的额头贴着我的额头“去保护我的人生公主”

  我笑笑,用手夹了一下他的鼻子。

  我再次依靠着他的肩膀,一起看着天空。

  “今天的天气好好啊!”我望着天空。

  “是啊”

  “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会想在这些地方生活了”

  “看来你也渐渐地喜欢上这自然的景色”

  “恩”我双手抱着他的腰“你会照顾我一辈子吗?”

  “傻瓜,我肯定会啊”

  “昨天,你和杨聪出去农作的时候,我和嫂子她两人在屋子里,我们聊天,谈了很多很

  多,有我的,也有她的,我觉得她好幸福啊?”

  “是吗?”

  “从谈话中,我可以知道,她很爱她的家人”

  “那你呢?”

  “你说呢?”我撒着娇反问他。

  “那你现在觉得幸福吗?”他单手搂着我的腰。

  “不”我的声音十分清脆。

  “为什么?”他双眼瞪大看着我。

  我也看着他:“因为你还没有娶我过门啊”

  他笑了。

  “等你娶我过门之后,我们买房子,然后帮你生一男一女,到那个时候,我会觉得自己

  很幸福”

  “才生一男一女啊?”他笑着问我。

  “难不成你**生多少个啊?”

  “生个足球队吧,为咱们中国的足球作贡献”

  “你当我是猪啊?”

  “没有啊,猪只能生八个,你是我的未来老婆啊,应该要生一打啊”

  我紧紧地抱着他:“你好坏啊”

  “不如生两打,我觉得一打还是不够啊”~~~~~~~~

  一路上,我们俩笑着,说着。不知不觉中,拖拉机就停住了,想必是目的地到了。

  大叔对我俩说:“年轻人,你们要去的地方到了”

  王洪先跳下车,然后把手伸向我,再扶着我下车。

  “谢谢你拉,钟叔”王洪扶着我对大叔说。

  “不用谢,反正也只是顺路,这里是大树林的入口,你们在这里游逛就好了,里面就有

  点危险了,不过,在这里,你们也要小心”我和王洪走到他跟前“这里也有可能会有野猪出

  现,最后不要走到那些草丛里,你们手上没有武器”

  “我知道了,我们会小心的”王洪感谢钟叔的提醒。

  “还有啊,下午四点钟,你们要回到这里,到时候我会准时在这里经过”

  “好的”

  钟叔就自己一人开着拖拉机进去树林了。这里的树木真的很大,貌似每棵树都有着上百

  年的历史。这里刚好是树林的入口,拖拉机开进去的时候,前方是一条已经开垠好的泥路,

  看样子,这里的树木是经常有人来砍伐。即使不进树林,眼前就已经有一大片优美的景色,

  一大片自然的风光。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二人世界麻,虽然开始的时候我有点反对,

  不过来到这里之后,我的想法完全改变了。我觉得不枉此行,值得一来。

  王洪拉着我的手跑进了草丛里,这里到处都是草,我们哪能不进草丛啊。不过这些草的

  高度只有鞋子那么高,走起来也不辛苦。

  “你要去哪啊?”我问王洪。

  “你没听到吗?是流水的声音”

  在不远处,真的有一片水域,水域的面积不是很大,而且这些水是流动的,它们一直往

  下流,流到那里去,我就不知道了。当这片水域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都同时为眼前

  这一幕景色深深地迷住了。

  真的好美啊,清澈见底的水,水底有什么,一清二楚。阳光透过树叶的阻挡,照**在这

  片水域上,光线在水面上反**,闪闪发光的折**让这片流水变得更加动人。偶尔吹过的一阵

  风,让这些大树发出响亮的声音,再加上这水流的歌声,很自然地交织在一起,仿如一首来

  自大自然的交响曲。而这首交响曲也是为表欢迎我们而演奏。

  隐约中可以看到少数的小鸟在林间穿梭,好像正在快乐地玩着游戏,就像我们小时候经

  常玩的兵捉贼。

  王洪把我领到一块大石块上坐着,我依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单手搂着我。我们一起闭上

  眼,聆听这里一切的音乐。

  树叶,在沙沙地响,水,在哗啦哗啦地响,风却不能用耳朵去感受,但可以用我们的身

  体去感受,很凉爽,和城市里的风完全不一样。鸟儿不时地传来一两声叫声,我听到了,他

  们在问我们,问我们,好听吗,很可惜,我不会鸟儿的声音,如果我会,我一定会告诉他们,

  很优美。

  “王洪啊”我问他。

  “怎么了?”

  “我有点渴,想喝水”

  “来”他突然间站起来“跟我来”他拉着我的手走到水源边,然后用双手合并,形成一

  个勺子的形状,勺起一点水就往嘴里放,喝完之后对我说“像我这样”。

  我为他的行为感到惊讶:“不会吧,这水,你就这样拿着喝”

  “不用怕,这是山水,真正的山水”他安慰着我。

  “我还是不敢喝”我对他说。

  他笑笑。

  “你笑什么?”我有点不服气。

  “我的家乡在一座山上,村里所有的人都是喝山上所流下来的水长大的”

  听他这么说,我只好半信半疑地用双手勺起一点水喝下肚子里。其实我也不必太过担心,

  因为王洪他刚才已经喝上一口了,我想,他应该是为了打消我的忧虑而故意这么做。

  “怎样,觉得怎样?”他连忙问我。

  “好清甜啊”

  “和城市里的那些水相比,觉得怎样?”他又问我。

  “比城市里的水好多了,不过,我不明白,这水为什么会是甘甜的”

  “我也不太清楚”

  “你小时候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吗?你不是说你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吗?”

  “在我两岁的时候,我在自己的老家里待过几个月,那段时光,现在还深深地烙在我的

  脑海里”

  真的,这里的水喝下去的时候,有种清凉的感觉,这份清凉的感觉是那些冻饮上找不到

  的。

  “怎样?喝够了吗?”

  我点了点头。

  “走吧,进去里面走一下”

  “不会吧,大叔也说了,里面比较危险”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他拉着我的手就往里面走“我还打算捉几只野鸡或野

  兔回去呢”

  里面的树叶十分**,每走一步,几乎都要用手去拔开挡在前面的巨叶才能看到下一步

  怎么走。而且,这里的杂草都长到了膝盖的位置,尽管王洪在前方,把杂草全部踩平,为我

  开路,但我的心依然是恐惧。

  “不用怕,这里的环境跟我老家的环境差不多。只是我老家没有野生的动物了,今天我

  一定要捉一只野生的动物回去”

  “王洪,我还是很怕”我胆怯地说。

  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我,笑了笑,然后亲了一下我的额头:“放心吧,我以性命担

  保,不会让你有事”

  “你不要说这样的话好不好,难道我就希望你有事吗?”

  他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我的头“走吧”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吧,我也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了,只知道我们是一直往前走。如果

  我们一直往回走的话,我们应该可以离开这里,回到原地的。

  “你看”王洪好像发现了什么“那棵树上有南华李,另外一边还有琵琶,太好了,啊丽,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摘几个下来”

  “小心点啊”我为他而担心。

  不到一会儿的**夫,他就爬上去了,他掏出一把小刀,很迅速就割下了许多果子,他每

  摘一个就丢下来,让我接着。这些果子,就是我们的中午饭了。

  “好吃吗?”他问我。

  “好吃,口感和城市里买的完全不一样”

  “这是肯定的,野生的东西,就是好吃”

  能够品尝这么美味的水果和清甜的山水,我觉得这样的冒险,值了。说白了,也算不上

  是什么冒险,到现在为止,什么野生动物都看不到。

  吃过东西之后,我们继续前进。大概还是走了半个小时吧,我们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除了野生的蚊子、蚂蚁和鸟儿就看不到其的野生动物了。

  王洪突然停住了脚步,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们还是回去吧”

  “不走拉?”我对他笑了笑。

  “走了这么久,连鸡都没看到一只,如果再往里面走的话,我怕会迷路”他的样子很认真。

  “那我们回去吧”

  “走吧,回去咯”

  我也以为王洪他要放弃了,可当我俩回到与大叔相约的地方时,王洪这家伙又有想法了。

  当我们回到原地,王洪掏出手机:“现在才一点多,不如我们到另一边走走吧”

  刚才我们走右手边,现在我们走左手边。

  “那好吧”我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了。

  没想到,左手边,同样有着一条溪流,不过呢,面积却没有刚才所看到的那么大。王洪

  一看到溪流,心里的激动又按奈不住了。

  “好呀,抓几条鱼回去当晚餐也不错啊,就这么决定拉”他说完就马上把鞋给脱了,把

  裤子卷起。

  看着他这种小孩般的性格,我觉得自己好像长大许多一样。这条溪流离路边不远,我在

  附近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而这块大石头的位置是可以看得到王洪的。那个家伙独自一

  人在那条溪里乱窜,那溪水并不深,水位的高度都够不到他的膝盖。不知道为什么,同比下

  去和他一起抓鱼,我更想在岸边看着他,看着他这个大小孩,我就有种说不出的喜悦。

  看着看着,坐久了,也就想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

  我大声对他喊:“王洪”

  “怎么拉”

  “晚餐抓到了没有?”

  “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抓什么?”他直着身子望着我。

  “我看你是连一条小鱼都没有抓到吧”

  “你等着,我会抓到给你看的”他继续弯**子去抓鱼。

  我笑了。无聊之余,我便随处走走。大步大步地在这些草丛里行走,偶尔会踢一下,踢

  着这些小草而漫步行走。我无意中踢了一下那丛长草,我隐约中看到了里面有什么东西,是

  蛇,是的,那是蛇。我急忙地跑上路边。然后,对王洪大喊:“王洪,小心啊,这里有蛇”

  “蛇?”那家伙转身看着我“在哪里,咱们今晚吃蛇”他边说边走上岸。

  我的天啊,他还是赤着脚的,万一被蛇咬到了怎么办。我赶紧跑过去,因为我的手里提

  着他的鞋,我得赶快让他穿上鞋。天意弄人啊,当我再次踏进草丛的时候,我的脚,突然被

  什么咬到了,被咬伤了,蛇的牙齿穿过牛仔裤,刺进了我的皮肤。当我被蛇咬到的那一瞬间

  我发出了一起尖叫“啊”,王洪听见我的叫声,便飞奔到我面前。当我遭到蛇的攻击之后,

  我蹲了下来。他跑到我面前蹲下来,掀开我的脚管,两个深深的牙齿痕,留在了我的脚上,

  鲜血从这两个伤口里不停地渗出,很明显这是蛇的牙齿痕。当时我害怕极了,我看着他,

  他一脸受惊的样子,也不知所措。他再次把视线转向周围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那条蛇了。

  他把我抱起来,向着那条溪流走去:“我刚才以为你跟我开玩笑的,怎么会是真的”他

  的语气有着明显的责怪“竟然你明知道草丛里有蛇,干麻还要跑**啊”

  “我看着你没穿鞋,所以就~~~~~”

  “蛇是很单纯的~~~只要你不~~~~伤害他~~~他是不~~会伤害你的”他说话有点断断续续

  “那条蛇应~~该是感应到~~~你奔跑时所产生的~~~剧烈震动,才会~~~攻击你”

  我受伤的是右脚,在那条溪流旁边,他把我放下来,并且把我的鞋脱去,受伤的位置大

  概在脚跟往上十公分的位置。他掏出一把小刀对我说:“你忍一下”。然后在把那两个伤口

  加大,让更多的血流出来。先用水把伤口清洗一下,然后他就**巴去吸那伤口里的血,每

  次吸出来的血,他都会吐掉,吸了又吐,吐了又吸,一小心,他被呛到了,咳嗽几声再继续

  吸。重复了很多遍,他才停止了,再用小刀把自己的衣服割破,取下一块布,为我包扎伤口。

  把伤口包扎好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当我看见他抬头看着我的时候,他的眼睛明显的

  红了。

  我用手去摸他的脸:“你哭啊?”

  他抓着我的手:“你的血有点暗黑,明显这蛇是有毒,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他把我抱起来,离开这片草地,把我放在泥路上的一块大石上坐着。他再掏出手机,拨

  通了杨聪的手机,在手机里,他希望杨聪能告知那位钟叔,让他开车过来送我们去医院,还

  说明了我被蛇咬伤了。因为他不知道那位钟叔的手机,只能让杨聪转告。

  他挂上手机之后便对我说:“啊丽,你不用担心,杨聪说了,那位钟叔只要半个小时就

  可以到这里”

  “恩”我笑着。

  其实我一点都不担心,我看到他那么紧张的样子,我的心都已经完全被他所做的一切都

  占据了。他竟然为了我,因为担心我,眼睛都红了。只是他的眼泪没有落下来。

  他坐在我旁边问我:“有没有觉得头晕啊?”

  “没有”我摇着头。

  “一点不**的感觉都没有吗?”他两只眼睛瞪大看着我。

  我再次摇了摇头:“真的没有,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依靠在他的胸膛。

  “那就太好了,证明你**的毒素清除了许多”他双手抱着我。

  我们这样一直相互依靠着。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快过去了,钟叔也快到了。可就在这个时

  候,我抬头去看王洪的时候。

  他嘴唇暗红,两眼细细的,十分疲惫的样子。当时看得我的心有种绞痛的感觉。

  我赶紧问他:“王洪,你怎么了”

  他有气无力的回答:“我有点累,想睡一会”

  “不行,你不能睡”我的眼泪开始慢慢地往外流,用双手去摸着他的脸。

  “啊丽,钟~~~钟叔到了没有?”他说话似乎十分吃力。

  “到了,就快到了,你不能睡啊”眼泪已经完全**了我的眼睛,视线也出现了模糊。

  他双手无力地下垂了,头跌到我的肩膀上,他的呼吸十分困难。

  “钟叔就快到了,你要坚持啊”我紧紧地抱着他。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

  “你还没娶我过门,你不是要和我在这里过一辈子吗?你不能睡啊,你真的不能睡啊”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你不是**为你生小孩吗?只要你不睡,生多少我都愿意,我

  求你了,不能睡啊”哭声伴随着泪水一齐落下来。

  “傻瓜~~~我~~~我没事”他的手缓慢地爬上我的背,用他那仅有的一点力气抱着我“你

  哭啥啊,我还没死呢”

  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了,深呼吸的动作一次比一次大。

  我用双手扶着他的肩膀,让他看着我:“你看着我,我就在你面前,你不能离开我啊,

  你看着我,看着我,好吗?”

  他的头在无方向地摇摇晃晃。

  “你看到我了吗?”我急切地问。

  “看~~~~到~~了”他就连说话都要拖长字音。

  “那我是谁?”我继续追问。

  “你是我的~~~~~爱~~~~人”

  我听到声音了,是拖拉机的声音,一定是钟叔。

  “啊洪,你听到了吗?是拖拉机的声音啊,钟叔来了”我看了一眼王洪的背后,隐隐

  约约地看到车的形状。

  “真的是钟叔啊”当我再回过头去看他的时候,他的头已经低下来了,双手也垂下来了。

  顿时间,我的世界,变成了黑白。我不知道我应该要做什么,甚至有着一种不想活的**,

  因为,我想留在他的身边,虽然他的人还在我面前,但他的灵魂,已经不在人世了。没想

  到,这半个小时的等候,竟然是我们最后相处的时间。我松开双手,他的身体便向前倒,

  倒在我的怀里,以前,一直都是我躺在他的怀里,今天,最终于都轮到他躺在我的怀里,

  但为什么,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啊。我还能怎样,除了号啕大哭,我还能做什么~~~~~就算

  我哭到声音沙哑,或许把眼睛哭瞎了,他也不会回来。

  钟叔终于都赶到了,当他把我俩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确定了王洪早在一个小时

  前就离开了人世。而我,却被医生及时救回来,医生也说了,如果不是因为他及时为我

  把毒吮出来,恐怕离开人世的人是我~~~~~~~~~而不是他。但我宁愿离开人世的人是我,而

  不是他~~~~~~~~

  王洪的事,他的朋友杨聪也十分内疚~~~~~~~~~~~他责怪自己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同行,

  或许这样就不会出事,在**树林里被蛇咬是常有之事,他们知道怎么处理,可我们都是

  外行人,不懂。

  一个月后,我也没想到我可能恢复这么快,也不知道是否因为我曾经有过两次痛哭。

  还是因为我对他的爱还不够深。一个月之后,我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先是回了一躺老家,

  向父母表明了我的意愿,我说**到广西工作,生活,而我这一切的行动是因为一个男人,

  开始我的父亲十分反对,而我的母亲却对我十分怜悯。父亲的反对是不希望我嫁外地,也

  跟我说,为了一个已经不在人世的人去执着,值得吗?母亲对我的怜悯是出于,她也是身

  为一个女人。最后,我用不吃不喝的方法去逼迫我的父亲就范,当然,最后的胜利,还是

  我,因为我的执拗,父亲最后还是答应了。

  当他们送我外出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的泪光,我觉得我对不起我的父母,因为我已

  经是成年人了,但我还**的父母为我担心,为我牵挂。一份是血脉相连的亲情,另一份

  是我今生幸福的爱情。

  我来到桂林之后,便随意找了一份工作,条件是管吃管住。我在一家餐馆里谋了一份

  服务员的职位,有了工作,生活也就有了着落。我这么做,是因为,王洪曾对我说过,他

  希望可以在这里过一辈子,如今他离开了,**帮他实现他未完成的心愿,他的心愿就是

  我的心愿而且我也答应过他,会和他在这里过一辈子。虽然我已经看不到他的人,但他依

  然活在我的心里面。每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都会把那份订情礼物拿出来,这笛子上面不

  单单只是刻有我和他的名字,当天他离开我的时候,我还把他身上的那块玉佩取下来,紧

  紧地和这笛子系在一起。

  工作一年之后,我认识了一个男人,他的长相和王洪有几分相似,可是他们的性格却

  有着天壤之别。他是一名朴实的农民,家中的收入以种花生为主,我向他表明了我的心意,

  也跟他说了一些我过去的事,他说他不介意,我就嫁给了他。桂林也就成了我第二个家。

  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把这五个笔记本所记叙的故事看完。笛子已经和奶奶的

  尸体一起火化了,那系在那笛子上的玉佩,我留下来,和我的手机紧紧地绑在一起。奶奶,

  你现在一定是在天国和那位叫王洪的人~~~~~~~~~相聚了。

  《完》

  作者题外话:结局我也不太喜欢。当初的灵感是这样,我只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