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决定了吗?若是不争取,你将永生永世失去她。”凌空中,玉帝素白的身影逐渐闪现。

  启祥苦笑,“决定了,只要她能给平安,幸福,我愿意放弃。”

  “你不后悔?”玉帝心疼。

  心疼?当他知道瑟瑟为了报仇而做的那些事时,他才心疼。那个从小被宠爱的女子缘何变得那般狠决?还不是因为他?

  如果他继续这样爱下去,他不保证那个阴狠的东岳林是否会伤害她。

  她真是傻啊,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其实这一切都在东岳林的掌控之中,而他这样纵容瑟瑟无非就是拿到她生死的把柄威胁他。

  他没有办法,原来这就是有缘无分吗?他们两生两世的相遇,还来得却是如此同样的擦肩而过。

  原来,缘分真的是不可强求啊。

  “阎王,你在凡间的责罚已经期满了,今日特赦你恢复原职,重新管辖地府。”玉帝说完手指轻挥,启祥周身泛着白光随即恢复了阎王的本来面貌。

  再次回到地府,看着那熟悉的一切,他的心沉痛不已。随手翻起生死册,不知为何翻到了她的那一页。

  东齐国皇后瑟瑟,阳寿八十年,寿终正寝。

  想必她在那里一定会生活的很好,那个男人一定会善待她,毕竟他也是那么爱她。

  重新合上生死册,太阳穴生疼,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阎王,不好了,地府错收了一个小鬼,而那个小鬼又非常的难缠。”

  阎王半眯着眼,看着被陆判带进来的小鬼,瞬间眼睛大睁。眉如远黛,肌若吹雪,眼若星灿,唇如仙桃。

  “你叫什么?”阎王看着眼前这个与林瑟瑟如出一辙的女子,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我叫……”女子转了转眼珠突然说道:“我不告诉你,谁让你们抓错了我?现在又要把我送回去,凭什么啊。当我是阿猫阿狗啊,说抓就抓,也不顾人家是不是在打电动,现在觉得抓错人了,就要把我送回去,哼,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女子说着插着腰瞪着大眼睛气鼓鼓地看着阎王。

  阎王捂着头,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为什么连性格都这么像?

  “不要以为这样我就可以原谅你们的失误,我要去天庭告御状。”

  “……”

  “玉帝,你这样做是不是太……”王母看着阎王无语抱头的模样忍不住发笑,想不到这个玉帝居然还会整人。

  玉帝看着阎王狼狈的模样但笑不语,谁让阎王当初和他争瑟瑟?要不是他,瑟瑟也不会跌入凡间,也许就……

  “玉帝,你说这女子会不会和阎王成就一段美好姻缘呢?”王母看着玉帝腹黑的模样忍不住发现,而身体也悄悄地朝着那边移了过去。

  “这个就要看他的本事了。”该帮的都已经帮你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转过身却发现自己和王母竟然站得如此之近,让他一时间有点尴尬。

  “你都可以为别人促成姻缘,为何不给自己……”王母没有往下说,但脸上的红晕已经说明了一切。

  想想这么多年自己的所作所为,忽然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忽略了王母的感受,虽然她没有嫦娥漂亮,没有百花仙子妩媚,但她却一直在一旁默默地支持着他。

  “咳咳,那个……御花园的花好像开了不少,不如去看看花吧。”玉帝说完径直离开,留下王母愣在原地。

  御花园的花不是常年都开着吗?但随即明白了怎么回事,满脸惊喜地加快脚步赶紧跟了上去。

  “母妃,父王欺负孩儿。”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抓着一名贵妇的手不停地撒娇。

  贵妇呵呵笑着抱起胖乎乎的小男孩不停地哄道:“不要和你父王一般见识,他就是小孩子心性。”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居然还是当着孩子的面。”

  “我怎么不能说,你居然和宝宝抢火球,哪有你这样的父王啊。”

  “那你还不是为了哄宝宝开心满天下雪,哪有你这样的母妃啊。”

  “我只是在后花园下了点雪,供宝宝玩乐。”

  “哼,才不是呢。”

  “好啊,居然敢和我顶嘴,看我不用冰雪把你冻僵。”说着,飞身就要发出攻击,只见那男人忙将皇失措:“老婆啊,千万别动怒,你肚子还怀着一个呢,可千万要小心啊。”

  “那你还顶嘴不?”女子嘿嘿笑着。

  “不顶了……”

  ******

  又是一年春,看着百花齐放的景象,一位身着宫装的女子在众宫女,太监的簇拥下站在百花丛中赏花。

  “宝贝,站在这里容易吹风,现在赏花还早呢。”身着龙袍的男子从身后搂住那女子,语气异常的柔软。

  “哪还有风啊,现在都是春天了。”女子说着抚了抚凸起的小腹,满脸的幸福:“宝宝可以在秋天降生,可以看到满树的红叶。”

  “呵呵,是啊,我亲爱的宝贝有没有给宝宝想好名字啊?”

  “呵呵,这事还是叫母后想把,母后天天想着要抱孙子呢。”

  “母后天天礼佛念经,或许真的会想出个好名字也说不定。”

  御花园中,不时传出欢声笑语。

  ……

  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