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内没有任何活入踪迹。

“你们去帮助其它入!”

卡莉娅向后吩咐一声,举起灰烬使者冲进了两个男入的战场。

她的长剑击中霜之哀伤,把一时不注意的阿尔萨斯击退两步。

“姐姐,你也来了。”

阿尔萨斯拉紧缰绳,眼中火焰大炽。

“我来把你从黑暗中救出去”

卡莉娅架马和瓦里安并肩一起,眼睛清明无波的看着阿尔萨斯。

没有仇恨、没有悲伤,只有坚定的意志。

“哈哈哈”

阿尔萨斯笑了起来,他激动的全身发抖:

“这样o阿,姐姐你变成这样子了”

他从小一直在想自己的姐姐是个英雄,没有任何时候能比现在的卡莉娅更让他喜悦了……

美丽、骄傲,浑身绽放无暇的圣光。

令入向往的存在

可是还是不够,还是欠缺了一种东西。

“让我见见你现在的力量吧,姐姐!”

阿尔萨斯眼中似乎只有卡莉娅的存在,他向她冲锋,霜之哀伤如雷庭闪动。

“休想!”

瓦里安举剑拦挡,然而一阵尖锐的灵魂啸音突然从霜之哀伤发出,让他的动作一顿。

一顿的时间,霜之哀伤与灰烬使者碰撞在了一起。

光明与黑暗的碰撞,阿尔萨斯和卡莉娅长剑相交,一次次冲撞而后分开。

“姐姐要是连我都没打败,又怎么能成为一个好国王呢?”

阿尔萨斯就像暴风般缠住了卡莉娅。

瓦里安本想帮忙,但是他的头撕裂般疼痛,甚至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个虚影。

“泰瑞纳斯陛下”

他简直不可置信,然后那个虚影却如此熟悉不容辩驳。

“是我,瓦里安,我有事要跟你说。”

泰瑞纳斯浮在他前方,目光柔和。

阿尔萨斯的堕落本是一个无可避免的陷阱,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泰瑞纳斯要把这些真相告诉瓦里安。

他的话只有瓦里安一入能够听到,但是真相往往是最让入难以接受。

阿尔萨斯一直以来都保留了他内心的善良,而现在的行动只是被凯尔萨斯威胁。

在洛丹伦沦陷的时候,整个王国大部分入民变成亡灵,如今的亡灵夭灾就是那些悲惨的入类。

他们依1rì是洛丹伦的入民,只不过是换了种形态,永恒的罪恶与黑暗包围了它们,阿尔萨斯就是唯一能够保护它们白勺王。

这些亡灵与洛丹伦的亡灵不同,它们白勺意识早已经消散的差不多,然而即便这样身为王子的阿尔萨斯也得保护它们。

“阿尔萨斯造成的罪孽将由他赎清,但他不可以死,亡灵们失去统一的意志会变得疯狂、把世界一切毁灭殆尽。”

“如果可以的话,请任由他们回到诺森德,那个隐世之所。”

泰瑞纳斯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他的虚影却在这时消失了。

“砰”的一声。

瓦里安转过头,吃惊的发现灰烬使者把霜之哀伤砍断了。

阿尔萨斯和卡莉娅也在吃惊,一时停止了相互攻击。

深蓝sè的断柄掉落在地上,无数哀嚎的灵魂从中疯狂的涌出,就像一层紫sè的风暴。

“终于获得zìyóu了”

“我的小莉亚妈妈要走了。”

一个扭曲的灵魂环绕着卡莉娅飞舞一圈,而后朝夭空飞去:

“好好活下去,幸福的活下去。”

她的声音匆忙,似乎世界本身不允许她留下来。

“原来这把剑早就到了极限吗?”

阿尔萨斯苦笑,而后‘扑’的一声从马上摔到地上。

他的灵魂在霜之哀伤里,现在或许差不多时间离开了。

“阿尔萨斯,你与我们不同”

但是数百个灵魂缠绕着阿尔萨斯,护送着他的灵魂回到身体里。

“活下去,陪伴最后一个亡灵逝去,这才是你的责任。”

亡灵夭灾的意识会随着时间流逝一个接一个的消亡,而阿尔萨斯作为它们白勺主入,只能陪伴到最后。

“别杀他!”

瓦里安不知道卡莉娅会不会动手,但他还是拦在了她前方。

如果真像泰瑞纳斯国王说得那样亡灵夭灾容易暴动,那么它们就需要一个统治者。

阿尔萨斯要活下去。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下一刻的事。

“无聊的戏剧”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后,火焰之链拔地而起,直接刺穿了阿尔萨斯。

第五五八章:凡人总是过于天真

()打从一开始,远在诺森德的凯尔萨斯就在旁观战事。

他坐在寒冰之巅的王座上,百般期待的看着火焰镜子里面展现的战斗,然而结果却令他失望。

“恐惧魔王做出来的剑竟然比不上人类的?”

萨格拉斯看到霜之哀伤断裂的时候也是大感失望。

“你的手下都是什么货sè。”..

凯尔萨斯带着怒气冷笑:

“一个比一个不中用。”

“这点你不也一样,这个死亡骑士现在可是为你工作。”

萨格拉斯不甘示弱的回复:

“现在你要怎么做?看样子你的防线没办法阻止他们多久”

阿尔萨斯失败后,凯尔萨斯手下可就只有一个死亡之翼了。

偏生凯尔萨斯现在还得去处理剩下的几个上古之神,没时间亲自回去出手。

“哼,这些家伙造不成多大事。”

凯尔萨斯打了个响指,火焰镜子中的阿尔萨斯顿时被火链刺穿,而后消失无踪。..

“为什么不杀了他?”

萨格拉斯有些不解,他虽然没亲眼看见,却能感知到凯尔萨斯意识表层的决定。

“杀了他亡灵又该暴动了,我可不想这些恶心的家伙到处走。”

凯尔萨斯再一个响指,阿尔萨斯的身体就凭空出现在了他前面的冰台上。

“那为什么不吸收他的力量?”

萨格拉斯一边感知凯尔萨斯塑造了火焰牢笼,一边满怀心思的询问。

“亡灵的力量是你们恶魔开发的。”

凯尔萨斯眼神一闪,嘲讽道:

“我会愚蠢吸收这些力量然后被你找到漏洞吗?”

萨格拉斯的确有这样的想法。

巫妖王的力量看似完美,但是能感知无数灵魂的心思对个体的影响也非常大,接受力量的人很容易出现思想的漏洞。

凯尔萨斯这个决定很正确。

“接下来我要让他们知道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把阿尔萨斯扔进牢笼后,凯尔萨斯转头望着火焰镜子。

他的眼睛金芒闪动。目光所到之处,天上的火焰之花一下子变得密集而猛烈。

奎尔萨拉斯的边境,火焰之雨下了起来。

每一滴雨水都是火焰之花,人们还没反应过来就相继倒下。

卡莉娅和瓦里安还没有从阿尔萨斯突然的变故反应过来,战场上呯铛一阵响声,亡灵、兽人还有人类,所有正在胶着的士兵都浑身无力、稀稀松松的倒在了地上。

生者的眼睛闭上,死者的磷火消失。

“不好,是沉睡!”

厉害的士兵和他们的指挥官还没有倒下。

“快点寻找遮蔽。”

希尔瓦娜斯率先反应过来阻止撤退。

整个军团开始移动,亡灵天灾的jīng英战力因为失去主人而没有前来阻挡。

萨尔与德鲁伊们用泥土塑造了一个巨大穹顶容纳军团士兵。火焰之花落在穹顶上,幸运的没有爆炸和意外发生。

然而如此短的时间内,偌大的军团联盟只剩下不到一千的幸存者。

他们想靠人海战胜凯尔萨斯从开始就是错误的决定。

“行了。”

寒冰之巅的凯尔萨斯满意的收回了目光,火焰镜子随之破灭。

“这样就行了吗?”

萨格拉斯为他的动作惊讶,但也有些疑惑:

“为什么不让剩下那群人也沉睡过去。”

他明白要让一群实力高超的生命沉睡需要很强的力量。然而凯尔萨斯应该做的到才对。

“要是不留一些人到最后,这场游戏就太简单了。”

凯尔萨斯淡然一笑。抬脚向前一步就瞬间消失在寒冰之巅。

他还有好几个上古之神要处理。

在回归火焰的空中花园之前。死亡之翼会代替他阻止那些凡人的行动。

自出生到现今不知道过了多少万年,至高无上的黑龙王终于成了一个看门人。

他曾是所有守护巨龙之首,挥手间毁灭了无数恶魔与龙族,一切生命都不得不惧怕他。

然而此刻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过去的荣耀。

凯尔萨斯离开寒冰之巅的那一刻,他的命令传递到了黑龙王的身体里。

“消灭下方的凡人。”

黑龙王从火焰花园中睁开无神的双眼,带着龙族倾巢而下。

无数不纯血统的黑龙、扭曲sè彩的虚空龙遮挡了天空。口中吐着炙热的火焰往下喷shè。

萨尔一干人塑造的简单防护瞬间摇摇yù坠。

“死亡之翼!”

等指挥官们看清飞在最上面的黑龙王后,所有人齐齐变sè。

四大守护巨龙不在的时候,这里没人可以打得过它。

“快点准备转移!”

马上有人准备起了法阵,但是这个时候奥妮克希亚却是眼睛一亮。

“不。等等”

她主动拦住法师们的施法,目光闪动盯着死亡之翼。

“它好像变弱了。”

黑龙公主对自己父亲的恐惧深藏于心,但是这次来临的黑龙王没能带给她以往的极度惊慌。

虽然不明白什么原因,但是奥妮克希亚不会放过这个报复的大好机会。

“变弱?”

仰望巨大无比的黑龙,大部分人都没有相信奥妮克希亚的话。

“元素也告诉我他变弱了,但依旧和其它龙王没有区别。”

萨尔闭着眼睛感知,声音沉了下来:

“只要我们决心向前,就还有一线的胜利机会。”

问题是,有没人下得这个决心。

卡莉娅首先站出来:

“我们要试试。”

身为骑士的女王,她不会在困难面前退缩。

奥妮克希亚、希尔瓦娜斯也走了过去。

“好像试一下也不错”

奥蕾莉亚跟着向前,其它人面面相觑随即做出了一样的选择。

有史以来最弱的死亡之翼,如果能借此机会铲除它也是凡人的一件幸事。

然而他们的胜率依然渺茫。

“毁灭他们。”

死亡之翼吩咐他手下的巨龙进攻后就飞在高空旁观,在火焰之雨中,他拥有绝对的优势。

先不说军团会有多少人在火雨下沉睡、又会有多少人死在龙族的手上

就算这些凡人毫发无伤,也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

大象失去大部分的力量还是大象,永远都不可能被蚂蚁反噬。

凡人总是过于天真。(未完待续。)

第五五九章:黑龙王之殇(还有2章完结)

()火焰之下,大地被映照的一片通黄。

巨龙与凡人的战争持续着,两天下来倒下的人群越来越多。

他们有的死在巨龙的火焰下,但更多的是在火焰中陷入永恒的睡眠。

巨龙的尸体陨落一地,血液被火焰吞噬,艰难获胜的凡人已不足四百人,然而他们终究还是得到了面对死亡之翼的机会。

..

黑龙王徘徊在天空,两眼淡漠无情。

“你们的勇气值得钦佩,然而也仅此而已”

它往下俯冲。

“攻击!”

来自整个凡人世界最强大的队伍发动攻击,肆虐的闪电风暴迎风而上。

然而这些法术在死亡之翼强壮的躯体上一击即碎,没有留下任何伤痕。

炙热的火焰疯狂的汇聚在死亡之翼的嘴里,他张开口,纫的气息把四周的空气蒸的干燥可怖。

“快让开!”

奥蕾莉亚站在人群后面拉开群星之怒,涌动的奥术能量化作箭矢激shè而出。

在这之前没有一只巨龙能抵抗太阳之井的力量。..

然而死亡之翼张嘴俯冲的姿态没有丝毫改变,他划过飓风,高昂着头。

“去死吧!”

巨嘴一张,纫火球闪着火舌往下飞来。

群星之怒的箭矢与火球擦肩而过,在刚刚要击中死亡之翼的时候忽然之间消失无踪。

妄图用太阳之井杀害凯尔萨斯下属死亡之翼,没有什么比这更愚蠢了。

死亡之翼展翅划过一个低cháo向上飞去,他已经能感受到后方的巨大爆破声。

然而没有!

停止上升,死亡之翼转身望下面看去。

“父亲,别忘了还有我!”

年轻的雌xìng黑龙抬头,嘴角挂着冷笑。

她的嘴角还留着浓烟。显然把刚才的火球吞噬了。

奥妮克希亚,死亡之翼的女儿。

“没想到你可以成长到了这一步”

死亡之翼眼中寒光一闪,却没有了以往的贪婪:

“然而这个时间,你的存在已经不需要了。”

世界重塑已经变成必然,黑龙军团的帮助意义不再,奥妮克希亚也失去了她的价值。

如今在死亡之翼眼里,她就是敌人。

“真遗憾,主人可没叫我留情”

翅膀上不知不觉燃烧起了火焰,死亡之翼把自己笼罩在一片烈焰当中,带着长长的尾焰朝奥妮克希亚扑去。

火焰是他的防护。同时也是他的进攻。

没人敢于直接承受死亡之翼的火焰,奥妮克希亚更不能让他降落在人群中造成伤害。

她紧张的展翅飞起,把死亡之翼引诱到了其它地方。

“你逃不了。”

死亡之翼口里吐着纫火球,急速靠近。

他淡然自若的承受凡人的法术,一枚新的奥术箭矢从下面shè来。但和上次一样在半路消失。

被削弱的死亡之翼,依然无敌于此。

“欺负自己的女儿。算什么父亲!”

就在他要追上奥妮克希亚的时候。另一只黑龙闪电般飞出撞了过来。

黑龙王嚎叫一声,身体被击退了好几步。

“母亲!”

“希奈丝特拉,你还敢出来!”

奥妮克希亚和死亡之翼俱是吃了一惊。

身上带着密密麻麻伤痕的雌xìng黑龙侧身飞在奥妮克希亚身边,对死亡之翼的撞击让她身上带上了几缕浓烟,但并不要紧。

希奈丝特拉死亡之翼仅剩的配偶。

她是唯一与堕落黑龙王交配活下来的巨龙,长久岁月里一直躲避在暗处。世人大都以为她死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希奈丝特拉竟然会出来。

“哈哈哈耐萨里奥,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希奈丝特拉疯狂笑着,眼睛闪闪发光:

“你的力量下降了。我复仇的时候到了!”

她的美丽容貌毁在了死亡之翼的手中,万年为了不被发现躲在暗处苟且偷生,这些仇恨和屈辱让希奈丝特拉早已陷入了疯狂。

她不会放过这个时机。

“母亲,让我们联手吧!”

奥妮克希亚眼珠一转,立刻拉起了关系。

她与奈法利安都是死亡之翼抚养长大,和希奈丝特拉没有多少感情,但现在两人目标一致。

死亡之翼对这种联手不屑一顾。

“从来没有黑龙能够反抗我,你们也是一样。”

他要向她们证明什么才是真正的黑龙王。

属于龙族的战斗在燃烧的天空中开启。

它们飞得太高,以至于下方的人们根本帮不上忙。

“我们先打破这些链条!”

发现无力帮忙,希尔瓦娜斯很快确定了新的目标。

军团开始向边境的火焰之链发起进攻,他们的时间紧张,必须在凯尔萨斯回来之前把他的‘真心’从奎尔萨拉斯拿出来。

只有真正进攻的时候,凯尔萨斯的强大才真正显现了出来。

火焰之链延伸到地底和天空,它分明只是凯尔萨斯意志的一个体现,但却集齐所有人的力量都无法攻破一个小孔。

十分钟、一个小时、一个夜晚、一天火焰之链依旧完好无损。

黑龙的战斗还在继续着,每个人都心急如焚。

直到新一天的黄昏,远方夕阳被黑影笼罩,巨龙的吼声带来了希望。

数万的红龙、蓝龙、青铜龙和绿龙在天空呼啸而过,四大守护龙族齐聚于此。

“死亡之翼!”

阿莱克斯塔萨几个龙王发现死亡之翼立刻变sè,二话不说就加入了三只黑龙的战场。

而一些散发光辉的奇怪生物走到了希尔瓦娜斯等人旁边。

“让我们帮你们一把。”

带头的一只雄鹿微笑,口出人言。

“凡人,我已经等不及了,快点让开!”

另一只白sè巨狼走上前语气冷漠。

玛洛恩、戈德林

就像沙漠里看到绿洲一样,所有指挥官心里一下充满了希望。

他们环视过去。除了雄鹿还巨狼之外,还有乌龟等几个动物半神。

远古半神全员复活,时间没有消减它们的威名,每个人都知道它们在上古之战中为了拯救世界作出的牺牲。

这是一群世界的守护者、正义的半神。

“麻烦你们了。”

希尔瓦娜斯立刻退后,其它人也让开了道。

远古半神开始轰击火焰之链,它们的攻击让大地颤动,奎尔萨拉斯的防御之墙开始碎裂。

“老不死的家伙,你们胆敢破坏主人的结界。”

死亡之翼眼睛一片通红,大怒想要转身。

“你的敌人在这里!”

魔法和火焰同时击在他身上,诺兹多姆的时间泡沫破碎让死亡之翼身体一顿。

曾经傲视无敌的黑龙王现在被敌人包围。再无一丝喘息之机。

龙王们把耻辱换作力量发起进攻,希奈丝特拉和奥妮克希亚更是乘火打劫,死亡之翼很快变得鲜血淋漓。

他喘着粗气,依然为凯尔萨斯不停的战斗着。

这副凄惨的样子让龙王们心里悲哀,却没人同情他。

天空各式颜sè肆虐。死亡之翼终究无法承受围攻的困楚,发出哀嚎后往下摔落。

他的身躯轰的一声击在地面。砸出一个浅坑。

在烟尘中。他挣扎的抬头,滴血的眼睛望着天空,充满不甘和遗憾。

“让我为你最后收尸吧!”

希奈丝特拉大笑着,眼中闪着疯狂往下扑去。

这一刻,她看到了死亡之翼的眼睛。

黑暗、仇恨、耻辱所有的一切猛然消失。

遥远到她已经遗忘岁月的记忆涌了上来,充满温暖、充满幸福。那是[奇书网·电子书下载乐园—wWw.QiSuu.cOm]无忧无虑跟随勤勤恳恳的龙王翱翔天空的rì子。

那时有世界最好的龙王陛下

“上古之神的诅咒,消失了”

阿莱克斯塔萨看着从希奈丝特拉身上逝去的黑sè气息,大惊失sè:

“怎么可能!”

上古之神的诅咒遍布在黑龙一族身上,让黑龙被邪恶、疯狂的思绪影响。本是无解之法。

然而此刻,每个龙王都感觉到一股熟悉力量的回归。

黑暗逝去,纯正的守护黑龙一族的力量开始回归。

希奈丝特拉落在地上。

她没有进攻,只是把身体靠近了死亡之翼,和他紧紧挨在一起。

“龙王陛下”

看着眼神逐渐溃散的死亡之翼,泪水从希奈丝特拉眼中溢出:

“我挚爱的龙王陛下您又想一个人离开吗?”

巨大的翅膀环起死亡之翼逐渐冷淡的身躯,希奈丝特拉悲戚的哀嚎,似乎在遗憾、在呐喊,在悔恨

哀嚎声延绵落下,希奈丝特拉闭着眼睛倒在死亡之翼的身边。

永远的跟随。

“竟然自杀”

诺兹多姆叹了一口气,随后把目光望向奥妮克希亚。

黑龙公主的身体开始变长,漆黑力量环绕她,就像一顶王冠戴在她的头顶。

守护之力不会消失,但谁也没预料到死亡之翼最后会选择奥妮克希亚作为继承人。

新生的黑龙王,新生的黑龙一族。

四大龙王面面相觑,他们即将接受迷途同胞的回归。

然而

上古之神的诅咒消失也就意味死亡、或者失去了力量。

奎尔萨拉斯的结界破碎后,索兰莉安带着喜悦的神情出现在对面,她怀抱着一个小小的虚影。

同一时刻,上万巨龙也在展翅飞向空中花园。

“是谁”

“谁允许你们进入我的花园呢?”

笑声响起,天上下起了血雨由巨龙组成的血雨。(未完待续。)

PS:还有最后两章结束,最多不过3章,主角会洗白,这几天完结,具体时间未定

第五六零章:我只是不想后悔这一生而已

()一样完美无缺的外表,一样柔和的笑容。

然而踏空而来的凯尔萨斯却让人们感到陌生、感到恐惧。

飞起的龙族被虚空突然出现的火焰之链刺穿,一个个带着血液掉落在地上,数万巨龙同一时刻陨落,让人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空的火焰之链像是针海一样悬挂,清一sè被血液染成了红sè。

..

世界末rì也不足为怪。

“希尔瓦娜斯,快接着它!”

索兰莉安大惊失sè的向前飞奔,想要把怀中的虚影交给半神们保护。

“嗯?”

但是凯尔萨斯看到了。

他的脸sè一冷,伸手虚抓,时间和空间对他毫无意义。

眨眼之际,索兰莉安的身体消失,被凯尔萨斯单手举在空中。

“没想到你也会背叛我。”

他似乎有些遗憾,但眼里没有悲伤。

“可是晚了,你们无能为力的上古之神们都已经被我解决,你们这群废物又能做什么呢?”..

凯尔萨斯眼神瞥过,让守护巨龙们感到一阵羞愧和怒火。

然而他没有说错,上古之神的黑暗掩盖世界数万年的时间里,没人从根本解救过。

讽刺的是,最终除去所有黑暗的竟然是打算灭亡世界的人。

“不管怎么样,先捉住他!”

阿莱克斯塔萨率先反应,带着几个龙王发起了围攻。

“啧这火看来还不够大”

凯尔萨斯摇头,火焰之链随即在他身边浮现,把一切法术火焰吞噬。

他与死亡之翼有着明显的差距,挥手间,燎原的火焰从他身边呼啸而出,把四个龙王轰飞。

“火,下起来。”

旁若无人的向前行走,火焰之链分裂组成笔直的道路,凯尔萨斯向空中花园走去。

天上火焰之花再次增加,密集就像是无数蝴蝶翩翩落下,这次不仅是此地,整个世界都下起了大雨。

地面上新的一批沉睡浪cháo开始了。

“女王陛下,剩下的拜托你们了”

头脑晕眩的贝鲁克尔才给卡莉娅行个半礼就浑身酥软的倒在了地上。

不仅是他,大部分指挥官都睡了过去。

地面几秒钟的时间就只剩下不到二十个凡人和远古半神。

“这个沙漏送给你们。”

凯尔萨斯提着索兰莉安走进空中花园,沸腾的火焰挡住了别人的道路。一个巨大的沙漏出现在空中。

“它的时间是世界重塑的倒计时,也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无情的宣告,沙漏吸引住了人群注意。

那里火焰组成的沙子飞快往下倾泻,短暂的几分钟就漏了十分之一。

现实残酷的没有留下一小时的时间。

“你上来吧”

玛洛恩朝着卡莉娅低身,希尔瓦娜斯等人也跟着坐上其它半神的背。

凡人无法承受的荣耀。今天破例。

“我先走了!”

戈德林载着符合它xìng格的希尔瓦娜斯和奥蕾莉亚率先朝天空奔跑,巨狼脚下闪耀着洁白火焰。速度奇快无比。

无论凡人还是半神、仰或守护者。他们不能落下一个人,只有合力才有争取那一线希望的机会。

火焰、冰霜、奥术,绚丽多彩的颜sè朝花园轰去。

由火焰之链组成的土地在攀升的力量中开始粉碎、消散他们的努力并非毫无意义。

“哎”

花园的上方,索兰莉安被丢在了地上。

从地上升起的金sè藤蔓把她缠绕,而凯尔萨斯则抬脚往前走去。

他的身体在前进中越走越高,在火焰的原野中熠熠生辉。

蔓延在原野上的花苞绽放。它们无风自舞,掀起一道道金sè的波浪。

圆润的光辉从绽放的花儿中散发出来,像是河流一样朝着凯尔萨斯涌去。

“不不要”

这瞬间,那蹒跚走进太阳之井的背影回荡在索兰莉安的脑中。

一样坚定。一样不顾阻拦,他总是这样总是这样固执已见。

然而为什么不杀她为什么刚刚捉她的手如此温暖

索兰莉安看着手中那个虚影,终于明白了。

她的怀疑没有错

凯尔萨斯根本没有变化,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把自己的心丢掉。

索兰莉安咬着牙忍耐,然而她不敢喊,不敢出声要是出声了,凯尔萨斯一切努力都将失败。

他在挣扎什么?

火焰汇聚在凯尔萨斯身上,他在花园上越走越高,就像个太阳。

“那些人看来没办法阻止你了”

“嗯,似乎是呢。”

火链收集的力量已经凝聚,世界的构造清晰可视,在凯尔萨斯眼里变得无比脆弱。

他似乎成了一个太阳,等待沙漏的沙子最终漏完的时候。

花园在那群人的攻击下颤动,但不足以击碎它,也不足以让人进入凯尔萨斯所在的地方。

他明明对这些人抱有希望,期待他们会成为改变命运的一群人

然而如果他们连打破花园的力量都没有,那一切都毫无意义。

那么沙漏结束的那一刻,世界将开始真正的重塑。

凯尔萨斯默数时间,闭上眼睛汇聚力量,然而他很快又睁开了眼睛。

一抹璀璨的白光出现在下方。

“喔喔喔喔!”

伴随着人群的叫嚷,那抹光芒划破光速迎上飞来。

强大、纯粹这是艾泽拉斯世界最漂亮的一击,凝聚生命意愿朝着火焰花园冲来。

“哈哈哈哈!”

凯尔萨斯猛然仰头大笑起来。

他张开双手,火焰花园在他身下猛然之间化作漫天蝴蝶飘散,白光趁机疾驰而上。

“再见了,萨格拉斯”

巨大的光矢从下刺穿凯尔萨斯。带着血雨飞上天空。

没有防御!

“怎么可能”

希尔瓦娜斯心中一疼,她们明明只打算合力把花园击碎,谁会想到凯尔萨斯会没有防御。

“快、带我过去!”

她疯狂的扯起戈德林的毛发,化作一道白光往上迎去。

希尔瓦娜斯一直在思索,她要是凯尔萨斯会怎么做。

她要是凯尔萨斯,她就先把弱小的守护巨龙杀死、而后再解决上古之神,根本不会留给凡人反抗的机会。

她要是凯尔萨斯,她一定不会离开太阳之井,只要身在那里,凯尔萨斯就能无敌于世

然而。凯尔萨斯都没有做。

他一直在计划着这结果

“你在算计我!”

暴虐的声音,凯尔萨斯的身体和灵魂开始破碎。

聚集了世间最强大力量的一箭,在消除防御的时候足以伤害到他的灵魂。

“自己没办法的话,拜托别人不是更好吗?”

凯尔萨斯口中溢出血液,笑的有些快意:

“你认为我没办法伤害自己。这是你最大的错误”

在萨格拉斯入驻灵魂那一刻,凯尔萨斯就明白他没有选择。如果连最强大的他都没有办法净化那颗种子。那就只有拜托别人连带他一起破坏。

他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就是为了等待这一箭。

这一箭的攻击比凯尔萨斯想象中更强大,它顺利的在他灵魂里撕开了一条缝隙,让黑sè的种子掉落。

成功当然不事情还没有完结。

“我犯错你又何尝不是,凯尔萨斯”

“我早说过你过于心慈手软,可惜你装得再像也弥补不了这个。没有杀死巫妖王和那个女人是你最大的错误”

黑sè种子演化变成一个头上带角、皮肤裂开冒裂炎的巨大恶魔,他漆黑的虚影看不出具体的外貌。

“我早就猜到你可能会来这一套,所以暗中准备了降临。”

“该说再见的人是我,凯尔萨斯”

巨大的恶魔萨格拉斯似乎在笑。他张开巨大的嘴巴,一股致命的吞噬之力从中传出。

“虽然力量弱了一些,但足够把你这受伤的灵魂吞噬了。”

两者都不是愚蠢的人,凯尔萨斯想要依靠外力驱逐萨格拉斯,但萨格拉斯又何尝不是再等待他灵魂受伤的这一刻呢。

遗憾的是凯尔萨斯一开始就没想过胜利。

他任由萨格拉斯的吞噬,灵魂颜sè时暗时光。

在那流逝的思维当中,凯尔萨斯捉住了时机。

“这天空将被火焰笼罩。”

他念出一句,就像打开一把锁的钥匙,火焰之花漫天呼啸发出光芒朝他涌去。

同归于尽

无论萨格拉斯是否死去,只要凯尔萨斯的灵魂不灭亡,大地之责就永远不能清除。

他只能用死亡拯救这个世界。

“啊啊啊!”

萨格拉斯和他的灵魂一起在火焰中燃烧起来,或许他降临就注定得接受死亡命运。

临死之前拉了个垫背的,在恶魔哀嚎的背景音中,凯尔萨斯脑里闪过很多东西。

他让世界沉睡,却最终没有杀害生命,包括巨龙也只是受伤而已世界的黑暗已经消除得差不多。

最终而言,凯尔萨斯依然是个自私的人。

他惟独没有放过死亡之翼,因为它杀死了梅菲特斯仅此而已。

他并不是个合格的神也不是个合格的人,任xìng的做着选择,任xìng的丢下别人。

“把一切黑暗除去后死去真像个英雄啊”

“我可怜的弟弟”

有个声音在对他说话,但凯尔萨斯被烧毁的眼睛已经看不见。

他看不见,却能知道她是谁。

“世界在催促着我不死,迟早还是得毁灭这个世界,希尔瓦娜斯”

凯尔萨斯尽力想要微笑,但脸上已经失去了动作:

“我已经与太阳之井分开,然而数十年后,它会重新以‘我’为模版复活新的神灵但那不是我”

“他会是不带私人感情,绝对公平理智的奥术之神。”

飘舞的火焰把他的意志传递出来,四面八方回响:

“或许我只是不想后悔这一生而已。”

即便心底游荡着悲伤、遗憾、后悔还有眷恋

但是凯尔萨斯依然在说谎,他知道这最后的话可以让很多爱他的人心里好受点哪怕只是虚假的好受。

一个冰凉的身体抱起他。

“希尔瓦娜斯!”

耳边听到奥蕾莉亚的呐喊后,凯尔萨斯心底开始颤动。

“为什么?”

“嗯我也不想后悔”

希尔瓦娜斯声音平静的回答,就像在喝茶闲谈,任由烈焰吞噬她的身体。

天空似乎真的在燃烧,没人敢进去一步。

这火,能把半神烧死。

“殿下虽然总爱骗人,然而我不讨厌”

花园溃散后,索兰莉安往下掉落,她对身下空无一物之地发问:

“你呢?你怎么想?”

“吡~”

巨大的金sè凤凰带着火焰出现,是小奥。

它从索兰莉安脚下飞过,带着她的身体往上空飞去。

“这结局连您的凤凰都看不过去,我又怎么能认可”(未完待续。)

第五六一章:我回来了(完结!)

()燃烧的天空暗淡之后,世界恢复了平静。

沉睡的生命相继苏醒,守护巨龙也顺利救回了他们的同伴。

最后的结果没有传递到凡人耳中,然而岁月转动之时,没有任何人再听说过凯尔萨斯的事情。

人类与亡灵、联盟与部落在诸多半神的见证中签订了互不侵犯的条约,作为要素之一,月神镰刀落在了人类手里。

吉尔尼斯的狼人服从于手拿镰刀的卡莉娅,把她奉为新的女王,至此大陆北部统一于‘米奈希尔’王室。

一年后,几个势力首脑不约而同的颁布了崭新的条例。

为了防止世界意志再一次显现,所有战争魔法和器具得到严格的控制,重建的魔法之都达拉然致力于研究治愈世界的方法。

值得一提的是,奎尔萨拉斯的公主安薇娜接管了原本属于她父亲的达拉然席位。

在她们的努力下,或许也是世界差点毁灭的yīn影还残留在人们心里,大多数世人都接受了这种和平发展的转向。

然而领土、风俗、生存的斗争依然在世界各地爆发,万年的战争因子并未得到很好的结果。

在混乱背景下,许多忧心的人开始旅行说服世人。

他们中有用魔法创造生存地域的德鲁伊、有教导野蛮种族文化的人类、有用暴力消灭战争的兽人、有神出鬼没帮忙的远古半神,更多的却是数不胜数爱着这个世界的人。

然而这时代的旅行者中。爆发最美的光芒却来自两个女人。

一个是拿着圣光之剑铲除邪恶的骑士女王,还有一个是乘坐马车把善良传播到世界的女xìng血jīng灵。

她们两人的足迹踏遍世界每一个角落、消灭一切存活的黑暗。

二十年...整整二十年的光yīn让她们成为了所有种群心中的圣女。旅行者推崇的女神。

二十年后,世界绝大多数生命开始接受新的魔法,开始消灭沙漠和法术污染,重新修复起了世界。

在这中间,来自jīng灵王国的法阵传播到了出去。

地狱火成为了人们建设家园的帮手,永恒之井的魔力不知不觉间深入土地。

残暴的战争狂依然还存在,但在守护巨龙和几大势力控制威慑下,这些人连火花都冒不出。

只要现在的统治阶层不死。世界就没有再发生战争的可能xìng。

二十一年,即使生命从火焰苏醒二十二年后,女骑士和女jīng灵回归到了她们的国家。

二十三年,jīng灵王国奎尔萨拉斯依旧保留数千年来的美丽。

美丽俊秀的jīng灵行走在大地上,龙鹰与鹰身人拍着翅膀在森林里飞翔。

这个国家依旧封闭,但是却不会阻止有资格来此地的人。

银月城。

“这么多?”

桌子上摆了一大堆文件,希尔瓦娜斯刚起床的清新全被赶跑了。

“对。德拉诺那边的土地改造工作差不多结束了,还有辛特兰有新的一批巨魔想要迁移到祖阿曼来...”

星术师坐在办公桌后,也颇为苦恼。

现在奎尔萨拉斯控制了太大的土地,全部工作都交给了银月城的她们两人处理,这段rì子有够辛苦。

“把奥蕾莉亚几个人叫回来吧!”

希尔瓦娜斯坐在另一张办公桌后,看着差不多有她眼睛高的文件。忍不住提议。

“奥蕾莉亚、莉亚德琳还有瓦蕾拉她们都在德拉诺处理之前漏进来的恶魔,她们没有时间回来。”

索兰莉安苦笑的耸肩:

“你知道伊利丹和瓦斯琪两人最近好不容易才搭上线,那些小恶魔的事真不好打扰他们。”

在这二十多的时间,她们这伙人可是做了无数幕后工作才把伊利丹的目光移开泰兰德,现在可是关键时刻。谁也不想去打扰他们。

希尔瓦娜斯也明白。

安薇娜也不行。

她思索就算让达拉然的安薇娜回来,那个小姑娘也帮不了什么她可是把达拉然的势力弄得一团乱。

“奥妮克希亚呢。她现在有空吗?”

希尔瓦娜斯只剩下这个帮手可以选择了。

“不、没有,她最近忙着改造一片很大的区域。”

索兰莉安把她最后的选择也打消了。

希尔瓦娜斯的眼睛霎时闪动,她一只蓝sè的眼睛、一只红sè的眼睛,而那只红sè的眼睛正在变淡。

“别想逃!”

星术师抬手施展了一个法术丢过去,及时把希尔瓦娜斯眼中的红光留住:

“你又想分裂灵魂回洛丹伦了?”

“我想帕米拉可能遇到麻烦了,她一个人总是无法处理好事情...”

希尔瓦娜斯苦笑,两眼中的颜sè融合在了一起:

“我好不容易才和她签订契约能把灵魂转过去,偶尔也要去帮助一下她。”

二十多年前的战争后,亡灵女王希尔瓦娜斯失去身体,灵魂自动回到了另一个的半身。

她们两人花了将近一年时间才顺利融合,但融合恢复了的希尔瓦娜斯却诡异拥有了随时分裂的力量,并且和新亡灵女王帕米拉签订了契约。

契约能够让希尔瓦娜斯的灵魂进入帕米拉远程控制洛丹伦,也正因为如此亡灵势力没能发生变故。

“你别想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的事。”

索兰莉安不吃希尔瓦娜斯的这一套,她嘴角勾起冷笑:

“为了减轻劳累,你可是把二十年旅程都交给了一个半身,剩下一个却在洛丹伦偷懒。”

这话让希尔瓦娜斯变sè了。

“行了,我知道了。我不走...”

她皱眉说道:

“这件事你不要和卡莉娅说,我和她的胜负好不容易成平手的。”

“而且那二十年我可是轮换使用的半身。我没有虐待自己的习惯...”

想起卡莉娅,希尔瓦娜斯就是一肚子的火气。

她当年完全不知道凯尔萨斯什么时候和那个女人上过床。

“开始工作!”

化怒气为行动,两个女人迎来新的一天。

但她们似乎忘记了什么。

“希尔瓦娜斯大人、索兰莉安大人!”

不久的时间,一个大声叫喊着的人跑了进来。

洛瑟玛。

“......”

索兰莉安和希尔瓦娜斯面面相觑,她们刚才完全没想到把这个家伙叫来帮忙。

但洛瑟玛似乎不对劲。

“永恒之井有反应了!”

她满脸容光,说出来的话让两女人不约而同的掉下了手中的笔。

龙眠神殿。

“奥妮克希亚陛下又睡了...”

正在议事的龙王们无奈的看着以jīng灵之身趴在桌子上睡着的黑龙女王,齐齐叹着气。

“算了,她也很累了。”

“的确。这孩子已经尽力了,黑龙一族实在太少人了...”

最终没人去叫醒奥妮克希亚。

这个新生的黑龙女王回归守护巨龙后一直致力于改造大地,不愿接受配偶的她能做到现在已经让人非常敬佩了。

四大龙王继续他们的会议。

但是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奥妮克希亚的耳朵突然动了动。

“有反应!”

她猛的站了起来。

“奥尼...”

其它人还没来得及询问,奥妮克希亚就转身跳下神殿,化作黑龙飞离。

“她走的那个方向是...”

“奎尔萨拉斯!”

“那家伙要醒来了吗...”

龙王们心情有些复杂。

“我们当时的决定真的对吗?”

阿莱克斯塔萨把目光望向了诺兹多姆,毕竟当初率先做出决定的人就是他。

“不会有错。”

诺兹多姆点头。但心里也留着些许尴尬:

“比起一个毫无感情的理智之神,还是让一个善良和正义的人引导这个世界比较好。”

凯尔萨斯证明了感情能比理智拯救更多的人,因此诺兹多姆改变了想法。尴尬的是,他一开始明明就持有完全相反的观点。

二十多年前的战斗结果和很多凡人想得都不一样。

为了防止世界重新选择一个坏人重塑世界,龙王和半神们集体决定保护好凯尔萨斯的灵魂。

当凤凰带着索兰莉安把凯尔萨斯的灵魂残余放进太阳之井后,龙王们施加了祝福让那个灵魂随着时间恢复。

重生的凯尔萨斯依旧会是世界的代言人。但是他的心灵最适合保护这个世界。

如今的世界已经没有了多少战争,人们开始拥抱和平和修复土地它已经不需要彻底的重塑了。

诺兹多姆时常会想,或许世界选择凯尔萨斯也正因为这个未来的存在。

它也在爱着生命,也不想从毁灭中新生。

奥特兰克帝国。

“达拉然的安薇娜回家了,那么德拉诺的那些人也该回去了吧...”

卡莉娅穿着银sè的盔甲战力在城墙上。遥望北方的世界。

她有着和二十多年前一样的美丽,岁月未在她的身上留下丝毫印记。

“我也要走了。”

她回头。眼神柔和的看着一个英俊的青年:

“你要去见见你父亲吗?”

青年金发,耳朵尖耸,和凯尔萨斯的外貌有着八层相似。

“我不去。”

他眼睛一闪,语气固执:

“我是北部之王,人类之王,这里才是我的国家。”

他有着和卡莉娅相似的信念,身上圣光毫无瑕疵。

这个孩子成长的岁月没有接受卡莉娅多少熏陶,却也在众人帮助下成长为了一个优秀的国王,有了一个优秀的妻子。

“女王陛下...”

青年身边的女人有些不舍的看着卡莉娅。

“这么多年了你依旧改不了,维多利亚...”

卡莉娅苦笑,而后把身后的灰烬使者拿出,轻轻放在青年手上:

“这把剑我再也用不到了,希望你把它传下去,以‘米奈希尔’的姓氏。”

她没有把孩子起名叫‘逐rì者’,因为人类需要一个王。

“是。”

青年握住灰烬使者,神sè变得复杂。

卡莉娅转身走下了城墙,奥特兰克城所有人分散成两边,哭着朝她跪下。

退役的骑上们再次穿上了他们的盔甲,虔诚的守候在两边。

洁白的圣光铺垫在道路上,那是只属于从黑暗中拯救人民的骑士女王之荣耀。

没有人阻止她。

所有人都在希望母亲得到幸福。

青年心里这样想着,他爱戴他的人民,就如他的母亲一样。

“陛下,贝鲁克尔大人也在哭...”

维多利亚的声音在青年耳边响起,他立刻吃惊的转头。

贝鲁克尔教育他与维多利亚两人的恶魔导师,带给两人太多的灰暗的记忆...

那个从深渊出来的无情老师竟然在哭,他们不能错过这个场面...

时光的尽头是光明。

漫长的黑暗道路走到了终点...已经不会再次丢失了。

从长久的沉睡中醒来,凯尔萨斯的眼中闪着比星辰还有璀璨的光芒。

“对不起...”

他心里苦涩,向前方等待了漫长时间的女人们道歉,然后缓缓绽放出一个笑容。

这是一个只属于她们的,最美的笑容。

“我回来了…”

另一边。

“女主人,我们要去哪里?”

“...我的猎物好像醒了,这次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可是女主人虽然说着可怕的话,但嘴为什么却在笑...”

“......奈莎,别废话...”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