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贺很“无耻”的抛下王战等人逃走了,他不怕回去后受罚,因为王战的消息本就有误,莫名的多出一个七星境强者,这并不是他的过错。可是他这一跑,王战挑战唐家的最大依仗就是段贺和他背后的断魂门,现在可好,连最大的依仗都被福伯打走了,王战心中一阵惊慌,他可是知道段贺的手段的,虽然只高了他几个小境界,但段贺所拥有的战技绝非自己所能比,就连这样的高手都败在了福伯手上,王战已经有了退避的想法。唐煜看着王战战斗之间躲闪的眼神,知道他有了逃跑的意思,所以也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段贺逃跑后,福伯并没有再出手,他还不至于去像段贺一样对着小辈们出手的,而是站在了离王战唐煜两人战圈不远的地方,这样也会有个照应。而剩下王战带来的人早已没有了战意,根本就不是唐宸他们的对手,而且也没有人敢于去拼命了,旁边可是站着一个深不可测的强者,若是出手太重,被他盯上,那就是有九条命也逃不了。

  看到这些的人们已经知道了唐王两个家族之间为期一年多的战斗有了结果,大家也松了一口气,虽然两家战斗没有影响到镇上的其他人,但也让人揪心呀,万一一个搞不好误伤了人可就没地儿哭去,现在好了,不管哪个家族胜利了,对于他们,影响都不大,当然,他们也没有对王家抱有什么怜悯之心,在九州大陆,强者为尊,物竞天择,弱者,注定是要被淘汰的。这并不是说什么自私,而是每家都抱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想法,在青牛镇,唐家之下皆为穷。

  王战脸色阴沉,他从来没有想过事情的结局会是这样的,根本就是截然相反。想想来时的意气奋发,而此时的性命不保,王战就连段贺弃他逃跑的事情也生气不起来,毕竟是他自己没有调查清楚,现在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找机会逃跑,至于找机会救家族的人,他还真没有想过。而这便是王战与唐煜不同的地方,在王战的概念里,唯有自己,才会有家族,可是看着唐煜盯着自己,一点儿也找不到机会,再看看旁边站着的福伯,心中一阵无奈。他可是心中清清楚楚的知道,福伯看似眼睛半开半阖,注视着家族那边的战斗,但只要他一有异动,福伯肯定会出手的,所以他必须要谋定而后动。

  此时唐宸也退出了战斗,他本来境界就不高,体内的元气很少,经过和段姓青年及后来的战斗,现在已经是近乎于枯竭了,既然胜利有望,他自然不会去拼命了,所以他选择了退下来,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向福伯走去,“福伯,你瞒得我们可真是幸苦啊,居然有这么高的境界。”唐宸苦着脸道。

  “哎,我也是有苦衷的呀!”福伯一脸的苦涩。

  “福伯,难道还有什么我们不能知道的吗?”唐宸看着一直以来在自己身边如爷爷般疼自己的福伯,才发现,有些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呵呵,没什么,既然你们已经知道我的实力了,那么我自然会告诉你们我的经历,但是得等到这边的事结束后。”福伯拍了拍唐宸的肩膀,一如以前般慈祥。

  “嗯,好的,我可是想听听你和爷爷他们的是呢!”唐宸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

  “倒是你小子,也不赖嘛,没想到一年前爆发后,现在又打败了八卦境的强者了。”看着这个个子已经高过自己的孩子,福伯心中一阵感慨,真是个不错的苗子,可惜气海破损,这也是他的一大心事,毕竟自己也将唐宸当作孙子疼的。

  “呵呵,我好运在地摊上淘到了一块黄龙玉,接着服用了洗髓丹,所以有了现在的实力。”唐宸并没有说出饕餮异兽来,不是不放心福伯他们,而是他不想为家族找来一些麻烦。

  “哦,黄龙玉的话,确是是强身健体的,但也不至于让你有这么大的进步啊!而且你所使用的战技是怎么一回事?”福伯可不简单,人老成精,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这之中的疑点。

  “呃,这个嘛,对了,是三绝谷萱儿送的。”唐宸本来以为混过去了,却不了福伯这么厉害,情急之下只好推到三绝谷何瑾萱的身上,这样也没办法求证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就有可能了,只有他们才能拿得出来这种高等级的战技。”福伯并没有怀疑,唐宸的支吾只不过被他误会成唐宸战技得自何瑾萱,不好意思说而已。

  这是一处与世隔绝的山水深谷,青山绿水,元气也是十分浓郁,瀑布从高处飞流直下,溅起许多的水花,击水拍打在石头上发出哄哄的震耳声。在瀑布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一位如同青莲般的美丽少女正收拢周身的元气,结束了一天的修炼。“阿--嚏”刚刚结完手印,就打了一个喷嚏,少女揉了揉可爱的小琼鼻,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有人想我了?可是貌似自己也没几个离得远的朋友啊,哎,算了,不管了。这天天的修炼真是枯燥啊,真想出去轻松轻松,有些怀念唐宸和唐海琳他们了,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刚刚这般想完,正欲离去,却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又收回了踏出去的脚,“嘻嘻,风老,我感应到你了,出来吧!”没错,这少女正是何瑾萱。

  “呃,看来小姐的念力也变强了不少啊!”风老从一块巨石后走了出来,一阵感慨。

  “嘻嘻,其实刚开始我并没有感觉到风老的,可是自我提了唐宸和唐海琳的名字后,风老心绪有了波动,就被我发现了。”何瑾萱并没有隐瞒什么。

  “哎,看来我的心性还有待磨练,真是犯了大忌呀!”风老无奈的苦笑。

  “呵呵,看来风老也对他们很上心啊!”何瑾萱笑着说道。

  “嗯,其实不是他们,而是他,一个好苗子啊,可惜了。”风老和何瑾萱都知道那个他是谁。

  “不,我相信他一定可以找到属于他的强者之路,从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他有着一颗不屈不挠坚强拼搏的心,这样的人,以后一定有他的天空。”何瑾萱此时却坚定甚至是固执的认为唐宸必然会有崛起的一天。

  “小姐就这么肯定?”风老也是一阵愕然,他可是从没有见过小姐如此评价一个同龄人,而且是异性,在他们这些天才眼里,永远都是不会去承认别人的厉害之处。

  “是的,我相信他!”何瑾萱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呃,好吧!希望如此。”风老盯着何瑾萱看了看,一阵摇头。

  何瑾萱说过之后立马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欠考虑,再看风老看自己的眼神,让她一阵汗颜,“风老,你别瞎想。”

  “呵呵,我有瞎想么,我看你是心虚了吧?”风老感到好笑,没想到自家小姐还有这样小女生的样子,这要是给外面的那些人看见,恐怕会踏破三绝谷的山门了。

  “哼,就是你想多了。”何瑾萱也不承认。

  “恩恩,好了,说说正事儿吧。”风老脸色一整,“每十年一届的年轻弟子考核赛马上到了,各派都会派出自己的精英弟子,而我们谷,应该就是你了,所以你再努力努力吧!”

  “哦,知道了。”一提到修炼,何瑾萱就没了多大的兴趣,谷中虽然环境好,但是从小待到大,也会烦的呀!

  此时的唐宸可不知道另一边何瑾萱坚定的相信自己的事,只是站在福伯身边,依靠饕餮异兽来尽可能的吸取战斗经验,有福伯在此,自己自然可以一边看,一边在识海中演化了,福伯也不去打扰唐宸,在他眼中,唐宸的每一点进步,可都是努力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