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幻想之城休整了一天之后,云龙带着他的伙伴们继续前行。不料刚刚离开城池,一股狂风迎面扑来,转瞬间阻遏了他们的去路。他们只好退回到了城内,重新休整。

隔夜,云龙城内巡防,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秘密通道。他顺着通道进去,里面愈来愈大,愈来愈黑。怀着一颗好奇心,云龙并不打算退出来,而是继续探究。不一会儿,云龙听到了湍急的水流声,而且水的响声越来越离他近了。不得已,他只好取出身上的无影灯,照亮了秘道。

果然洞内美景如画,钟乳石遍地开花,清澈的地下水环绕着奇形怪状的石头,时而缓行,时而急流,似有金属撞击之音,似有仙乐管弦之乐。云龙慢步其雾气间,仿佛进入了一个地下仙境。

“救我,云兄弟!救我,云兄弟!”

突然,一个非常熟悉地声音传入了云龙的耳朵里。

“谁?谁会在这里喊救命?”云龙的意识里从头到尾闪过了一遍。大约数秒钟内,他就想到了魔王。“不错,这正是魔王的声音。”当他确定了之后,云龙自言自语了一声。

“魔王兄,你在那?魔王兄,你在那啊?”云龙大声疾呼。

“云龙兄,救我!云龙兄,救我!”魔王反复呼救着。

云龙顺着声音的方向,拐过了一个窄小的洞口,再往前弯腰来到了一个小平台上。魔王的声音就在小平台下消失了。“魔王兄,你在那?”云龙大喊。然而却没有魔王的声音了,这让云龙有些纠结。为什么愈近了反而听不到了呢?其实魔王就被关在小平台的下面。这小平台恰恰就是地魔妖弄来的一块压板。压板下面有一个小洞,小洞里就是魔王了。这块压板不是一般的石板,它是可以消声的。无论谁站在这块压板上,都听不到下面的声音。云龙听不到了魔龙的声音,这也就不足为怪了。

但是,作为三界灵童的云龙,他不可能就这样轻易地放弃。既然听不到了声音,那说明魔王肯定近在咫尺了,这是每一个智慧者的惯性思维模式。

“难道魔王就在自己的脚下?”想到这里,云龙禁不住笑了起来。

片刻。云龙跳下了小平台,双手用力去推那石板。但石块似乎是生长在此的,再推仍是纹丝不动。云龙无奈,只好再离石板远些,屏气凝神,把力量全部用在了掌上。会儿一掌下去。只见那石板嘭地一声裂开了一道口子,魔王的声音随之而出。

果然就在脚下!云龙欢喜一声,再一用掌,石板四处飞碎而去。

“魔王兄,你出来吧!”云龙三步来到了洞边,朝洞内高喊。

“云龙兄,是你吗?是你来救我了吗?”魔王在洞内问他。

“是我,魔王兄,石板没有了,你怎么不出来?”云龙再喊。

“我动弹不得,我身上被地网捆住了,云龙兄,你得用还魂刀把我身上的地网砍掉。”魔王回答。

“那不伤着你了?”云龙有些不忍。

“不会,地网会把还魂刀的能量消耗掉,伤不到我身上。”

“那好,魔王兄,你准备好,我动手了。”云龙说毕,从背上取下还魂刀,念起了还魂咒,片刻热身了一下,还魂刀在他手上生龙活虎了起来。还魂大法中的四龙朝凤刀随之在刀尖上舞动。他想用这一刀解除魔王身上的地网。只见刀出四龙,那四龙呼啸着钻入了洞内,与地网形成的巨大阻力相抗衡,但没过多久,那地网招架不住,只得离析瓦解,化作一股黑烟,潜逃而去。

而此时正在往幻想之城赶过来的地魔妖打了一个寒颤。

“魔王兄,我终于找到你了。”云龙见魔王从洞内出来,他赶紧奔过去,和魔王兄拥抱在一起。

“云龙兄,我一直在等你来救我,你怎么现在才来?”魔王抖落身上的尘埃,精神非常地好。“你难道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吗?”

“我见到我父亲了,他是地魔妖的帮凶了。”云龙镇静了下来,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相信你父亲肯定不是地魔妖的帮凶!”魔王告诉云龙。“我曾在阎王府听说过你父亲的故事,听说你父亲在人界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勇者,只是因了他的行为不检点而来到了冥界,后来还魂妖收复了他的魂魄,让他成为了一个无畏的鬼魂,怎么现在他与地魔妖混在了一起?”

“是的,他已经成了邪恶者的代表,我无法想象这一切的后果,父亲到了冥界仍无悔过自新之意,这难道就是人们心中那一个惶惶不可终日的天意?”

“天意虽有,但不可全有。”魔王否定了云龙的说法。“善恶之分,毫无二致,只是意识不同而已。”

“魔王兄,我们不说这个了。”云龙很快把心情调整。“咱们走!”

“走!”魔王斩钉截铁地说道。“咱们一起去救出冥王来!”

洞口虽深,云龙和魔王返出来却非常地快,不一会就回到了地面。可是此刻的幻想之城却不见了,只有一座孤孤的孤宇,宇也不是一般的旧,与周围的凄草荒芜连成了一个整体,看起来有几百年了。当云龙诧异间,玉紫薇从旧宇里走了出来,和云龙招呼着。“云龙哥哥,你怎么才回来啊?我们等你都等得哭了。”玉紫薇哽咽着,泪水浸润了她的脸庞。

“玉妹妹,这是怎回事?那城池哩?那街道哩?怎么就只剩下一座孤宇了。”

“这是另外一个地方了。”玉紫薇解释。“你出去巡防几天不见你回来,我们就决定出去找你,结果这一找,就离开了幻想之城,找到这里来了。当我们再也认为找不到你的时候,你突然就在我们的面前了,这真是跟做梦一般,谁也想不到。”

“这就是天意!”魔王接话说。“冥冥之间已经注定,这里离第十八层地狱很近了。”

“真的,我们终于能见到冥王了。”云龙有些小激动。“在他看来,所有的艰辛都有了结果。”

“但是要想把冥王从最深的地牢里救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魔王告诉云龙。“如今地魔妖的还原大法炉火纯青,加上九尾天狐的无上之神力,我们合力对付也不能有百分百胜算。”

“不管结果如何,我们已无退路。”云龙说。“希望父亲不要混淆进来。”

玉紫薇和白海、山环环他们说着、笑着、吵闹着,在魔王的带领下,他们沿着一条没有任何痕迹的小路,走进了一片古老而深邃的原始森林里。危险就在前面等着他们,但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叫危险了。当魔王在一棵巨大的香樟树下停下来,突然一股妖风从树梢上猛扑下来。

只是这样的惊悸,假设发生在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会毫无恐惧!

“金魔杖来也!”魔王念动咒语,金魔杖瞬息阻滞了妖风的前进。

“魔王兄,这是什么阴风啊,阴森森的似黑色的刀片。”云龙平静地问。

“这那里是什么风,分明就是飞来的风刀啊。”山环环直愣愣地,一瞬之间。

“没有什么好怕的,别说像刀,就是真落下刀了,我也不会大惊小怪。”白海抬头望了望树上,一些叶子与叶子交错纠葛,相互间平静了许多。

妖风过后,森林上空一片惊雷之声,一朵非常之大的血蘑菇云,片刻间就遮蔽了空天。

“地魔妖来了,地魔妖来了。”魔王喊了二句。“大家注意隐蔽,这魔头就要发射黑星毒镖了。”

果然数秒间,从树叶间隙飞下数以万计的黑星毒镖。这些毒镖穿过树梢,穿过树叶,像一张张毒网朝他们扑来。如果不是魔王的金魔杖早已在手上,他们会伤到什么程度真的难以料想。云龙万分之一秒取出还魂刀,飞向树梢。今天,他必和地魔妖决一雌雄了。

已经完全恢复了能量的地魔妖,他再也没有退路了。当他得知十大怪人死于非命之后,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幻想曲,一下子成了泡影。邪恶者和雅典娜也不知去向,他所需要的帮凶一个个都离他而去,难怪冥王曾经对他说过,背道而驰将只能是自掘坟墓!但是,地魔妖不相信真理,他相信自己能改变历史,然而,历史的法则是不会轻易地让某一个人改变的。

“大魔头,看你今天往那里逃!”云龙手持还魂刀,脚踏一片巨大的五彩祥云。

“四龙亦凤,传我刀魂,还魂大法,鬼魔驱之!”

只见九孔麒麟凤领头展翅扑面而去,随即虎龙下山!独角鲨龙出海!狮龙昂头!天目雕龙扑鹰!它们全部出击地魔妖。

而地魔妖的还原大法便也释放了巨大的能量,他一个一个与它们交战,全身裹着一种金光,形成了类似于保护罩一样的金光衣,当它们的能量靠近他,就会出现爆炸声,那是光与光的碰撞,更是正义力量与邪恶力量的较量。

“九尾天狐,你给我出来!”魔王在森林里吼叫!他用金魔杖击打着地面,那种超声波一样的能量震到了九尾天狐的神经里,她再也受不住了,只得在确认冥王睡着了之后,她才怒气而出!

“你终于肯出来了,九尾天狐,你助纣为虐,今天就是你的末日!”魔王叫骂着,他想把九尾天狐的那种媚性全部给骂出来。

“你骂谁,你这个混世魔王!”九尾天狐回骂。

“我骂你,想当初你想都是冥王手下的猛将,我还尊称你为我的长辈哩,谁知你鬼迷心窍,助纣为虐,跟地魔妖这个大野心家、大阴谋家搅和在一起,你还有没有寡廉鲜耻之分?”

“我的事不用你管,魔王,如果不是冥王亏待了我,我是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九尾天狐回道。“当初我和冥王相约,一旦冥界太平了,他就把一半的江山划分给我,谁知冥王出尔反尔,还想加害与本王,你说这样的昏君我还能跟随着他吗?”

“我知道打下冥界你是有功劳的,可是一个天下只能有一个明君,否则就会太乱,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吗?我们竭尽全力辅佐明君,那才会有更加稳定的江山。你为什么非要一半的江山呢?难道一半的江山能够给你带来快乐,带来独裁者的惬意,我永远相信,风口浪尖上的桅杆,它是危险的根源!”

“话不投机不相与谋,来吧,魔王,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九尾天狐挥起神掌,向魔王的金魔杖劈来!

云龙那边,四条猛龙围住了地魔妖,麒麟凤的如椽之喙瞄准了他的眼睛。还魂刀在空中如同影子一样披荆斩棘,倘若地魔妖不能从包围之中突破出去,那么他的死期将至!

玉紫薇和山环环、白海在一片开阔地仰头观战,一会儿大喊杀死他,一会儿狂笑,一会儿手舞足蹈,一会儿悲观失望,所有的心情都一一表现了出来。他们比云龙、魔王更想这埸争夺战早点结束,多少磨难都将是昙花一现。

“三界灵童,住手!”当云龙快要将地魔妖擒拿,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处而来。

未曾分心而战的云龙,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分散了心神,就在他将回话的瞬息,一些散失的光片逃之夭夭而去。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是三界灵童?”云龙回头。

“我是邪恶者!”远处的一个回音,让云龙不知所措。

“父亲!我的老父亲!”云龙在一瞬之间泪如泉涌!

“我已经不是你的父亲了,不过也许再过若干年,你我会再有缘。”邪恶者云霄回道。“你快去解救冥王吧,我帮助你消灭了聚集在地魔妖麾下的所有对手,冥界将迎来另一个千年的太平盛世!”

“父亲,父亲,你永远都是我亲生父亲!”云龙如梦初醒,嚎啕大哭!

“云龙兄,你不要悲痛了,我们去救冥王。”刚刚把九尾天狐赶走了的魔王飞到了云龙的跟前。云龙收敛了自己的悲痛,在魔王的带领下,下到了某个矩形的地牢之中。

“冥王,我们来了。”云龙用还魂刀解开了捆绑在冥王身上的还魂锁。

一埸冥界的灾难总算过去了。冥王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对云龙报以一笑,双手抱屈而去!

“云龙兄,别理他,他就是这样一个冥王!我将会负责把你们送回人界的。”魔王对着冥王的身影叩拜了三下,然后转身对云龙说道。“我们走吧。”

不一会儿,云龙、玉紫薇、山环环、白海他们四个凡人缓缓地从小天河里升起,而东方刚刚泛起了鱼肚白一样的曙光!

2011年6月7日星期二完稿于深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