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妃。

“夫君,夫君,可有找到柔儿?”一位仪态雍容容颜娇美的中年美妇急急的起身迎向门口怒火冲冲而入的中年男子。

男子一身霸气面容俊美,此时怒火冲冲跨门而入,更是让人不敢近身,一身的上位者气息尽显无遗,不过在见到那双目含泪急切向他奔来的美妇,顿时一腔怒火都生生压下,压低声音生怕再惊扰自家已经痛苦不堪的夫人:“夫人不必着急,柔儿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一定是她一时想不开离家出去散散心,我已着人到神界各界寻找,放心,很快就会找到,很快就会找到!”

那美妇却已经泪眼朦胧的哭倒在男子怀里,哀声道:“夫君,都是那雷家造的孽啊!若不是他们咄咄相逼,若不是……我可怜的柔儿也不会为了不让我们为难就离家出走,柔儿,柔儿修为不高,若是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叫我怎么活啊!”

她不惜断绝了修为再晋升的可能,只换得夫君这唯一的一双骨血,一儿一女,曾经是多少神君羡慕不已,她曾经又是如何引以为傲,现如今,却因为柔儿身为女儿身,迫于她祖父曾为人设计所定下的婚约,竟要嫁给那么一个以女子为鼎炉的废物!

这叫她如何不心疼,如何不着急!

若是柔儿是真正只是离家出走还好,若是万一被那雷家趁机……一想到她的柔儿有可能沦为那贼子的鼎炉,她就只觉得浑身发凉,恨不能立刻冲去雷家与他们决一死战!

男子亦是想到这个可能,此时眉心紧锁,却还要安慰自家已经方寸大乱的夫人,“夫人莫急,柔儿是我堂堂神君之女,身上护身的东西又岂是凡品?不会那么轻易就遭遇不测,若是一旦她有生命之危,我便可凭借她身上的护身法宝搜寻到她,届时我直接撕破虚空而去,她更不会有什么危险,你别多想!”

“但愿如此!”美妇心知这是自家夫君的安慰,却也只能如此相信,现在只要女儿平安,她便什么都可以。

他们却不知,一处秘境之中,此时她们心心念念的女儿,正面临着生死危机。

柔儿看着眼前已然呈合围之势将她团团围住的雷家子弟,以及那个口口声声声称是她夫君的那个面色蜡黄眼带青黑一看便知是淫乐过度掏空了身子的猥琐男子,狠狠的闭了闭眼,随即眼神凌厉的看向那男子,道:“雷衝,你确定要赶尽杀绝如此不留余地?”

她没想到,她兜兜转转,离家出走,竟然好与这个男子在这个万里之外的一处秘境碰上,这莫非真是她的孽缘!

罢了罢了,若是今日非要有个结果,她便是舍了这条命,算是斩断她们和雷家最后的一缕联系,如此,也好让祖父再无因果牵扯,道心无阻,顺利晋阶,也让父母不再为了她的这桩被算计的婚事日日忧心,一切,都有一个了断,甚好,甚好!

柔儿一贯娇柔的面容之上,此时却权势一片坚毅之色,显然,她心中已做决断。

那雷衝却是明显不愿意放过这么个大美人!须知即便这是神界,每一一个女修会丑,但是姿色之上还是有高低之分,这样娇柔秀美的女子正是他喜欢的类型,又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他如何愿意放过!

当即便淫笑着道:“哈哈哈,小美人儿,小娘子,别怕,只要你从了为夫,为夫回去便与你完婚,届时,你便是我雷家名正言顺的少主夫人,我保证不会让家里那些小贱人们去烦扰你,你的地位一定不会受到动摇的!”

这样的保证即便他不做也须得如此,毕竟她们家与他雷家可是地位相当,甚至在修士的总体实力上更甚一筹,若不是当年他祖父有先见之明将两家用一个婚约绑在一条船上,雷家还不能处处借势,所以他许下这个诺言那是完全没有犹豫没有压力。

柔儿却是嗤笑一声,“就你!想娶本小姐,做梦!你这个只知淫乐以采补女修为乐的废物,你也配!”

雷衝哪里是那么好耐心的人,被柔儿这样当着一众属下的人面斥骂,当即便怒道:“给本少主拿下她!”

他身旁的一众属下立刻朝着柔儿便各自祭出法诀,道道原术顿时都朝着柔妃砸去,虽不是什么致命的原术,却也足以让她重伤,反正身为神,只要有一口气在一颗丹药都能救回,雷家明显不会少这样的丹药,他们便也毫不顾忌的直接想要将她先打趴下再拿下。

毕竟这女人身上可是有太多好玩意,之前为了堵她,他们可是已经死了四人在她手上,现在他们哪里还敢托大!

更何况,最短时间拿下她,他们还可以让自家少主将她身上的各种法宝赏赐给他们,须知他们家少主的脾性他们最是了解,他就只对女色有兴趣,其他的法宝丹药之类他可是一律不在意。

雷衝见此,笑的格外得意,也不阻止,只等拿下那个嚣张的女人让她在他身下哭喊求饶。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异变突生!

只见柔儿被几道原术同时砸中,身上一阵刺目的白光闪过,几件防御神器竟是同时自爆,她整个人也是猛地朝后倒飞而出,身体猛地重重撞在背后的山壁之上,一口鲜血正好喷洒在那石壁之上,却就在雷衝带着一干属下正要喜滋滋的将显然已经重伤昏迷的她拿下之时,那山壁竟突然将地上昏迷不醒的柔儿直接吞没。

就在雷衝怔愣之后以后那是什么幻阵直直冲过去企图也一起进入石壁之中时,却被那石壁狠狠反弹出几丈远,顿时“噗”的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便陷入了昏迷。

而他心心念念想要抓住的柔儿此时却是不见了踪影。

雷家众人见此,顿时不死心的在那石壁上一阵摸索,确定没有丝毫幻阵痕迹只能不甘又惶恐的带着昏迷不醒的雷衝匆匆出了秘境赶回雷家。

毕竟雷家唯一的少主若是出了什么事,他们定然是只有死无全尸魂飞魄散的下场!

而被那山壁离奇吞没的柔儿的消息,他们却有志一同的闭口不提,就如同从没有遇到这个人一般。

而柔儿此时又究竟在哪里?

当柔儿迷迷糊糊的睁开一双美眸之时,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双饱含关切的眸子,再仔细一看,那是一个容貌十分俊美的男子,风度翩翩气韵非凡。

不过,她依旧戒备的绷紧了身体,开口问道:“你是谁?”

她环顾四周,刚想看看她是不是落入了雷家人手里,却惊骇的发现,她身处的地方,竟然没有一丝神原力,而她的修为,更是一丝也无,丹田碎裂,经脉尽断,她竟成了生生的废人!

柔儿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己的丹田之处,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里满是震惊和惶恐。

她也不过是一个年仅二十少不经事的女子,又自幼便是家中所有(熱門小説网)人的掌上明珠,除了那雷家的婚约,以及离家出走后在秘境与雷衝的遭遇,她哪里受过什么波折,当下,面对不知不觉间便修为尽废沦为凡人的事实,她竟是言语不能,一时气血攻心,一口鲜血喷出,再次晕了过去。

“姑娘,姑娘!”那俊美男子错愕的看着好不容易醒过来却又晕过去的娇美女子,一时竟是不知所措起来,不知为何,看到她刚刚那般惊惶失措的模样,竟是心中一痛,再也不想见到她那般的神色。

接下来的一切,便如同一切话本故事里描述的一样,俊男美女,英雄救美,情投意合,私定终身。

事实上,柔儿也不知是否因为她来到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还是因为她一朝之间修为尽失从高高在上的神身堕落成寿元无几的凡人的打击太过巨大,让她下意识的想要找个肩膀依靠,如此便顺理成章的将一颗心都放在了这个在她最落魄无助之时全心全意护她助她的男子身上。

也许只是因为,他似乎是她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依靠?

她像一个溺水之人般紧紧抓住了这唯一的依靠。

神界女子本就不像这个陌生的凡世般那般讲究规矩礼仪,那里,更多的是强者为尊,而以她的家世,即便她修为不高,尚且年幼,也享尽尊荣,所以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哪怕明知他的身份不俗,也丝毫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的芥蒂,更没有不能私定终身的束缚,只是抛却了女子的矜持,她终究觉得狼狈。

但是,她在耳鬓厮磨的时光里,是真正爱上了这个男子,却不知,在她将他当成唯一的救赎的时候,终究等待她的,不是他全心全意的爱恋,也不是他誓言中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明媒正娶,而是区区一个凡俗帝皇的妃子之位,她堂堂神君之女,在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竟要委身为妾!

原本以她的骄傲,她如何愿意,可是,什么时候,她竟爱他爱得那般深了?亦或是,不愿舍弃这个世界里她最初遇到的救赎,她终究抛下骄傲,自欺欺人的相信了他那一番唯一爱的人终究是她的逼不得已的誓言,从此毅然走入了那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其实她从来没有说,她的父母,在她怀上她与月浩天唯一的孩子之时,隔着遥远的空间以梦引术相见,她在那时消失了一夜,却是被父亲以秘术耗费了无数神石召回到了神界,父母知道她在凡世的一切,雷霆震怒,连一向无原则疼宠她的母亲在得知她竟是委身一介凡俗帝皇为妾为妃之时,也是狠狠训斥了她。

疼惜她的兄长也没有再站在她这边,只说她乖乖呆在家中,待他托炼丹宗师炼制的神丹成功,她便可服下复原丹田恢复修为。

这一切,曾经是她万念俱灰时心心念念的执念。

只是,终究是来得太迟了,她那时,已经离不开他了啊!爱情,有时候,会让一个女子不顾一切!

之后的一切,便依旧如同那些话本小说般,她为了一个男子,再次毅然离家,利用肚中骨肉与她生身父亲的血脉牵引,启动秘术再次回到了皇宫之中。

凡世一夜,神界却已经过了一月,与她同床共枕的他却永远不知,她为了他,放弃了什么!

而他,却从头到尾,又为她放弃了什么?

她一次次的放弃,终究换来的,是唯一的骨肉芳魂永逝,她自己也身中剧毒,命悬一线。

------题外话------

有亲跟风若要求看柔妃的番外,今天终于抽空码了,特意传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