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多么热烈的声音,也没有多么火热的气氛,反之,整个斗兽场逐渐变得安静下来,甚至由安静化为了死静!

  此时此刻,斗兽场内的上万强者,无一人不是神色发呆地看着斗兽场上的一幕,他们无法相信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以半步战王之修的实力击败一尊身为离火一族,具备五星战王的可怕存在!

  但那二十多个斗兽台中的一个斗兽台上的场景,无不让他们清楚的认识到,这是事实!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是我眼花了吗?是我看错了吗?这……这……难以置信!”

  “该死!该死!那个小子怎么会这么强大?还是那离火族的家伙太过弱小?”

  “狗屁!弱小?你们没感受到他所释放的战魂力吗?那绝对是五星战王才具备的战魂力,且还没有半分保留啊!”   “可他……为什么?!”

  刹那间,轰动整个斗兽场的惊哗声彻底炸开,无一人不是骇然出言,死死盯着那斗兽台上的两人。

  不仅仅只是这些观众,连同存在于另外二十多个斗兽台上的挑战者与被挑战者,和那剩下的,未进行比斗的猎杀者们,也全都惊滞在原地,死死盯着这处。

  哪怕是藤山,眼皮此刻也是一阵狂跳。半空中的慕容新,神色中亦闪过一抹无法抑制的震动,内心明显产生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震撼。

  半步战王境败五星战王!而且还是九行族之人,这到底有多恐怖,无人能说!   而事实就是如此!

  此时此刻,不论四周炸开的骇然声多么剧烈,存在于斗兽台上两人都没有丝毫反映。   不论是赤天还是那祝融,眼下都极为狼狈,受伤不轻。

  赤天身上的猎杀专属长袍早已破裂不堪,身上多出血痕,且那血痕还一片黑红,犹如被炙热的火焰烤焦了一般。剧烈的痛楚不断侵袭着赤天的大脑,哪怕他前世今生所经历的伤害无数,眼下也有些无法忍受。

  若仅是这些伤害的话倒没什么,疼痛再怎么剧烈,也都只是皮肉伤罢了。相比于那一条断去的左臂,这些伤算什么?根本什么都不算!   是的,断去的左臂!

  在斗兽台不远处,一条惨白的手臂横躺着,看上去是那么的森然,这还是赤天第一次受如此伤害。就算两年多前他遭遇付偲十四人的围杀,他也没如此。但今日,他却在一人的受伤别的如此不堪。   只因对方是离火一族的五星战王!

  论实力,祝融的战力比财通谷的郑吒绝对要强,而且还不止强一星半点,足可与普通人类的七星战王相比。

  这就是九行族,被天地赋予了属性力量的一族,绝非寻常人类所能相比。   赤天败了吗?

  他的确败了,如若他眼下这幅模样还不算败的话,那要怎样才算败?死亡?笑话!这仅仅只是一场比斗罢了,而绝非生死厮杀。

  可若说赤天败了,那叫祝融的离火族汉子,则败得更惨!   因对方断掉的并非一条手臂,而是……两条!   两条手臂齐断!

  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证明祝融的凄惨,根本无需再提他体表的诸多伤害。

  由此看出,不论是赤天还是祝融,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展开了一场多么可怕的争斗,想想都令人感到惊悚!   冰冷、压抑、沉闷、血腥、可怕……

  这是这个斗兽场上的感觉,任周遭的声音多么剧烈,此斗兽台上的气氛依旧如此,没有丝毫变化。   赤天凝望着祝融,祝融凝望着赤天。

  许久之后,祝融忽的仰天大笑了起来,其笑声滚滚,巨大程度竟盖过了上万观众的惊涛骇浪之音,生生将动荡的斗兽场给压了下去。

  呆滞中,无一人不是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内心翻滚的他们全都想问:这离火族的家伙傻了不成?都变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下一刻,他们再次愣住。   因不仅祝融在笑,连赤天也笑了。

  赤天的确笑了,但相比于祝融的仰天大笑,赤天的笑容则显得有些含蓄,内敛,可他的的确确笑了。这笑容虽不张扬,可却被人看得清清楚楚。

  尤其是顾明等人,在看到赤天的笑容后,无一不面露惊奇,因跟随赤天这么久,他们也从未见赤天这样笑过。虽赤天偶会微笑,可几乎都是一闪即逝。但眼下,祝融笑容不止,他亦不止。   突然间,祝融的大笑陡的一停。

  随着祝融的停歇,赤天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收敛,化作那一如既往的平静与淡漠。

  “我败了。”缓缓地,低沉的言语自祝融口中传响而去。   “我也没胜。”赤天平淡言语。

  “不,你胜了。”祝融在看了眼自己断臂的双臂,又看了眼赤天断去的左臂后,却摇了摇头,轻叹道:“我会遵守我的诺言,在未来的三年里,我将服从你的一切指令,只是现在……”

  说到这里,其那粗犷的面孔上闪过一抹苦涩:“我现在需要疗伤,三日之后我会来找你。自然,在这三日内你不得离开这青云城,免得我找不到你。”

  言语中,祝融在看到皱起一丝眉头的赤天后,他不由咧嘴一笑,道:“我离火族之人是最注重诺言的,哪怕丢掉性命,也绝对不会违反所答应过的事情,对于这一点,请你放一百二十个心。”   此言一出,不少人面色皆变化起来。

  抛开赤天击败祝融的事实不说,眼下祝融的这一句话在他们看来,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离火族?那可是隐世种族,谁知道你离火族注重不注重诺言,就算注重又如何?三年呐,有谁真的愿意听从他人三年的使唤。   三天的疗伤时间?简直就是笑话!   若是跑了,谁能找得到?

  不仅那上万的观众如此想,顾明等人此刻也是紧皱起了眉头。再者,就算战王境强者的生命力极为强盛,断臂双臂也能长出,可想要长出来岂是三天时间就能做到的?   很明显,这是一个谎言,一个一眼就可以看破的谎言!

  “可以。”然而,那淡漠的言语却让得所有人都惊住了。

  看向赤天时,无一人不是露出一个见鬼与白痴般的表情。   “啊?”祝融也是一愣,似是觉得自己是否听错。

  “我说可以给你三天疗伤时间。”赤天根本没有去理会他人的目光、表情、与想法,目光看向祝融时,他的神色依旧是那么的平静淡漠,无喜无怒,令人无法揣测他的内心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嘿!”发愣中的祝融突然咧嘴一笑,目露精芒地盯着赤天,大笑道:“你叫赤天是吧?我突然开始有些佩服起你来了。我祝融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所以就到此为止,我们三日后再见!”

  言语落下,他那壮硕的身躯飞速飘离斗兽台,闪电般地消失在斗兽场内,无人阻止。   显然,他根本不在意什么钢星斗兽者的称号。

  但在众人眼中,祝融此刻是在逃离,岂还会去想获得钢星斗兽者的称号?

  而赤天,则在他们看来实在太过愚蠢,乃至顾明等人,也都瞪着眼睛盯着赤天,有些不相信赤天就这样放过了祝融。可能如何?他们没有任何的发言权。

  “真是令人震撼呢。”短暂的停顿后,一道淡淡的惊叹声响起。

  抬头望去,身处半空中的慕容新面带一丝微笑看向赤天,道:“没想到赤天阁下深藏不露,此等战力,若是阁下能够跨入一星战王,岂不可比九星战王?”   此言传响,使得每一个人再次陷入骇然与惊悚中。

  乃至藤山,都被慕容新的言语弄得瞳孔微缩,其目中更闪过一抹淡淡惊悸。他的目光投向赤天时,眼底深处的阴寒顿时变得浓烈起来。

  “可比九星战王?”赤天抬头凝望着慕容新,古井不波的平淡说道:“可不可以比得上九星战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已经连续百场胜利,你现在得将那银星斗兽者的徽章给我。”

  慕容新一怔,神色中虽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不快,但他依旧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挥手间,一枚银白色徽章飘飞而出,落在赤天手中。

  赤天根本看都没看,就直接将之收入储物器内。接着,他毫不顾忌地离开了斗兽台,向着斗兽场的出口走去,给顾明五人留下了一句:“结束后来找我”的话语。   赤天虽离去,斗兽场的比斗却依旧要继续。

  不过因赤天的离去,整个斗兽场逐渐变得沉寂起来,且在之后很长的时段里,根本没有人再次制造出此等令人骇然的一幕。